k

 

Hello,this is a fucking guy.

失恋三十三次

【正太】

另一篇傻白甜

七夕快乐><

by/k

20160806

 

0.

田柾国失恋过三十三次。

是的,是这样的。

 

1.

天色已晚,校园里的路灯相隔老远才亮起一盏,还多半藏在浓密的树影当中,到处都是黑漆漆的,临近宿管锁门的时间路上也没几个人,安静极了。顶头的天空并非是纯粹的黑,仔细看能看到隐隐的蓝色混在里面,大片大片黯淡的蓝黑色中挂着一轮圆月,温柔地泛着银灰色的光,像田柾国的眼睛,不过金泰亨现在没什么心思注意这些,刚被醉酒的学长情绪激动到勒了脖子,现在动一动还隐隐作痛。

 

脖子还疼吗?田柾国猜到他皱起的眉,哪怕被盖在刘海下隐于阴影当中,还是从眼睛轮廓的变化知晓一二,田柾国把手放在他的颈侧轻轻帮他揉捏。

 

金泰亨摆摆手说,没事了,好多了。田柾国又把手收了回来,说走吧我陪你回宿舍。

 

不用,你再跟着我一道回去不是又得多绕一大圈。

 

田柾国低头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宿管整个楼层里最喜欢我,没回去也会给我留门。

 

金泰亨皱着鼻子用手指捏了捏田柾国的脸,我们小国,人见人爱。

 

拉倒吧你。田柾国说着把他的手给拿开,心里念叨着,你不也是个人,你怎么没爱我。

 

哎别啊,你居然推开我,太让哥哥难过了。金泰亨一瞧他这样有些变本加厉,索性走到他身后纵身一跃跳上他的后背嘿嘿地笑,被他数落怎么天天跟个树袋熊似的,数落完屁股上还挨了一巴掌,金泰亨扭着身子想着躲,直到田柾国笑道我不动你你也别乱动了,金泰亨这才安生下来,一旦安生路上更安静了。

 

不过——号锡哥一个人不会有事吧。田柾国若有所思地问。

 

你问他的时候他说没事来着。

 

有事他也不会说啊。

 

只是失恋而已啊,谁没失过恋呢。金泰亨说完觉得不太对劲,啊不对,你谈都没谈过,没失恋的算你一个。

 

田柾国步子停下来,谁说我没失恋过,我失恋了……一二三……三十三次,已经有三十三次了。

 

哟,看不出来,你是不是趁着我高三毕业管不着你就偷偷找小姑娘了。

 

田柾国笑着骂他滚蛋,你才找小姑娘呢,高三哪儿有时间谈恋爱。

 

那你失什么恋?金泰亨从他背上爬下来笑着轻踢了他一下。

 

暗恋啊,还不兴人暗恋了?田柾国没好气看着他,你们宿管等半天了你也别八卦了,赶紧回去吧。

 

得,那我回去了,你当心看路。金泰亨冲他挥挥手,乐颠颠地冲向宿舍院门跟宿管撒娇着道谢和道歉,田柾国眯着眼睛看着他的影子微微笑着,直到转身离开也没淡下去。再低头点开手机屏幕,时间已经过了宿舍锁门点近二十分钟,他庆幸自己带了身份证,径直走向校外进了酒店决定开房,拿着房卡准备上楼时被前台小姐叫住:先生这是您掉的吗?

 

田柾国重新走回去发现人家手里拿着张相片,他接过说是并且道谢,大概是刚刚掏卡的时候掉出来了,他看了一眼手里的照片,上面穿着高中制服的男生笑得明朗,看得田柾国也跟着笑了一下,然后小心妥当塞回钱包。这样就不会掉出来了吧。他想。

 

2.

相片是田柾国高二那年拍的,金泰亨那天毕业典礼,他破格把校服衬衣的扣子扣好且乖乖戴正了领带,按照排练站在礼堂舞台上等着学妹给自己送花,结果高二生入场时金泰亨这才发现学妹被临时换成了学弟,他好奇地问:不是说给我送花的是个学妹怎么变成你了?

 

田柾国笑得人畜无害,本来应该我送花的那个是她暗恋的学长,人都拜托我好长时间我才答应换的。田柾国说是这么说,也没告诉他其实是自己顶着一张笑脸拜托了好长时间,金泰亨就信了,叹了口气说有点失落来着,可是脸上又没有失落的样子,兴许是即将开启新的人生太过兴奋,所谓的失落跟这样的兴奋比完全沦为不值一提。

 

纽扣……第二颗,有想要送的人吗?田柾国犹豫了一下开口,他记得金泰亨刚跟那个马尾辫女生分手没多久。

 

金泰亨挠了挠头,说好像没有啊。

 

那你给我吧,我替你保管,等你将来找到真正喜欢的人,我再把扣子还给她。田柾国一听眼睛亮亮的,闪着欣喜的光。

 

金泰亨笑他怎么还信小女生们玩的游戏,虽说如此却仍旧摘下纽扣,在广播提醒学弟学妹献花的时候,接过田柾国递来的花束,把纽扣放进他的手心里,被小男生当做宝物攥着走下台,手心温热并紧张得发潮。

 

钢琴奏起,站在帷幕前的毕业生排成排唱最后一遍校歌,田柾国坐在台下跟着台上的毕业生一起唱,他看向他的目光跨越了台下的众多观众,金泰亨的高中年代,以及田柾国能够与金泰亨并肩的高中年代,自此结束了。

 

托长相的福金泰亨人缘非常好,有很多人一起合影留念,田柾国拿着单反远远站着,悄悄按下快门,然后低下头回看前面拍的几张,挑出不满意的点击删除。

 

柾国啊!金泰亨看到他招一招手叫他,田柾国手一抖却发现自己删掉了自认为拍得最好的那张,他有些懊恼地跑过去,站在金泰亨身旁挽着他的女生柔声说:学弟请帮我们拍一张吧。说完看着金泰亨相视一笑。

 

好……看镜头吧。田柾国端起相机拍下来这一幕,后来女生在网络上跟金泰亨告白了,虽然他们在大学开学的一周前分手。金泰亨没有再见过这张照片,田柾国说影印的时候搞丢了,金泰亨无所谓还勾着他的脖子一起去尝路口新开的披萨店,却不知是被田柾国截得只剩金泰亨一人,被偷偷藏在钱包内层,自此不见天日。

 

3.

再被金泰亨从宿舍里叫出来是三天后,田柾国带着鼻音说话也糯糯的,连说三遍你请客我才去啊。金泰亨对着电话念叨好好好,你赶快来。到了地方田柾国就知道他怎么回事,坐下发现对面坐着个姑娘,田柾国拿纸巾捂住口鼻,转过头打了个喷嚏。

 

感冒了?金泰亨问道。

 

着凉了,刚刚打电话你没听出来?田柾国说着揉揉鼻子,平时看起来硬朗一病倒是蔫儿了许多,像某种软软的小动物安静地窝在座位上

 

没,金泰亨说着把挂在椅背上的围巾取下来递给田柾国,你戴吧。

 

吃火锅我戴个围巾有病吧。田柾国说着重新把围巾给他放好,抬起手肘放在桌子上撑着脸。

 

姑娘人挺好,站起来说我去找服务生把空调温度开高一点。人刚走田柾国动动手指示意金泰亨凑近些:不是我说你怎么这么坏呢,约姑娘吃火锅辛辛苦苦化的妆不得全花了啊。

 

金泰亨眼一睁道,我没有,她说有空一起吃个饭问我想吃什么我说想吃小火锅。

 

得,这次这个还没告白呢。田柾国听完便趴下了等人姑娘一回来他立刻坐起来,摆出一张略带疲惫的微笑——他尽力了,只是他今天体力不支。

 

啊,忘了介绍,这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弟弟,我们俩从小打一起长大的。金泰亨还是那样笑着看着说话的对象,每次看向谁的时候眼睛里就只有那一个人,说实话田柾国常常挺嫉妒那些坐在他对面的女孩子,虽然换了一个另一个,但是至少在短暂的时间享受过他给予的满满的感情。难怪明知道他换过的女朋友多,喜欢他的人依然排上好几个排。人是趋利性的动物,像扑火的飞蛾,即使那是高热,可那也是光明。

 

姑娘笑着问柾国长得这么帅一定很多女孩子追吧。

 

田柾国累得无精打采,只安静地笑,金泰亨拍拍他的肩膀八卦说,才不是,这小子太慢热,闷得像块铁,女生见他都不怎么敢亲近得起来更别提追了。金泰亨想起高二那年班花脸红着跟他要田柾国的联系方式,他给了,还非常绅士地帮班花把人约到后操场,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不了了之,在他看来,田柾国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以至于听说田柾国有暗恋过谁着实惊讶一番。

 

慢热的男孩子都很可爱的。女孩儿说完笑了一下,火锅陆陆续续煮了起来,田柾国伸着筷子抱怨怎么不放辣,女生说本来点了但是泰亨一听你感冒又换回清汤了,说完拿起水壶给田柾国杯热茶,金泰亨伸手制止说不用了,里面杭白菊性凉,给他倒杯白水就行。

 

女孩儿有些尴尬地笑笑,金泰亨接过水壶道我来吧,田柾国什么也没察觉,他脑子里懵成一团浆糊,喜欢的食物到了嘴里味如嚼蜡,干脆接过金泰亨递过来的白水一杯接着一杯地灌进嘴里。

 

吃得差不多坐着聊天,金泰亨看到杯子里的可乐喝光了想再倒一杯,田柾国一双兔子眼就瞪过来了,差不多行了,再喝缺钙。金泰亨一听又乖乖放下,撇着嘴说我去趟洗手间。

 

泰亨跟你很亲呢。女生眯着眼睛对田柾国笑道。

 

田柾国点了点头,泰亨哥跟我亲哥差不多。他说完就想到,其实差挺多的,金泰亨可能拿自己当亲弟弟,可是他从来没当金泰亨是亲哥哥过。如果他是匹诺曹的话,大概鼻子能长到月球上去。

 

平时也总跟你一起吗?

 

田柾国又点了点头,事实上因为金泰亨干什么都喜欢拉上他一起,以至于每一任女朋友他都知道并见过,从田柾国小学初一时初二那个玻璃罐开始——田柾国到现在还管人小姑娘叫玻璃罐,就因为人告白的时候拿着一个装满了一百颗星星的玻璃罐,到两个月前刚分手舞蹈社社长。

 

那他……跟女生见面也这样吗?

 

田柾国忙摆手说你别误会,就类似于……见家长这种?你知道我们男生遇上真正喜欢的才这样……他在意你……他越说声音越小,小到自己都不怎么愿意相信,可是不然呢,金泰亨连约会都带上他除了这还能有什么原因。

 

田柾国的样子窘迫极了,女生笑了一下,在他看来有些刺眼,或者说很刺眼。金泰亨还没来,他低头看了一下手机,说时间不早了,我还有事,你们玩得开心点。站起来穿好外套晕晕乎乎往外走,再回宿舍一头栽倒在床上,睡着了。

 

4.

就像金泰亨每次介绍的那样,田柾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竹马弟弟,两个人从一米不到的小豆丁如同抽枝长叶一般长成现在这样腿长背直的少年郎确实是件神奇的事。田柾国相信有些人天生就是身为中心的存在,他们被人们围在中央,受人喜爱,这些的这些都是与生俱来的技能。恰巧金泰亨便是这样的人。

 

他与生俱来地令人喜爱,田柾国也近乎生理本能地喜爱着他,同时又跟那些平庸烂俗的情节一样,因为太过亲近,那份喜爱反而被压抑许久,不得显露。是的,田柾国暗恋金泰亨。

 

那是十二三岁刚刚迈入青春期的年纪,金泰亨凑到田柾国耳边低头指给他看,自己班里那个穿白裙子的女生总是坐得很直。我想跟她交往。正处于变声期的金泰亨声音带着一种欣喜的沙哑轻声道,他们离得很近很近,田柾国好像一转头脸颊就会碰到金泰亨长长的睫毛,他垂着眼睛悄悄看他,却不敢转头,害怕惊扰了那份隐秘的温柔。

 

带着一种迷之浪漫感,田柾国经历了自己第一次失恋。不幸却又幸运的是,他写的小纸条因为字迹太潦草被值周生当做垃圾扫走,直到一周后白裙子因为搬家转校离开也没能看到小男生带着懵懂爱意的字条,金泰亨也经历了自己第一次失恋。

 

再后来金泰亨迅速开始了他人生中第一次恋爱——除去了告白未遂的青涩初次暗恋,对方告白那天穿了一条白棉布裙,金泰亨非常绅士却又伪善地接受了她的告白。

 

你既然不喜欢她就应该拒绝。田柾国憋了很久道。

可是如果你是一个女孩子,被喜欢的人拒绝了,该多难过啊。金泰亨的回答让田柾国无言以对。

 

人们在年轻的时候总会出于善意地做出一些错误的决定,殊不知那只是我们自以为是的善良。金泰亨就这样给了很多女孩子希望,但是事实上时间擦亮了她们的双目看清真相以至希望破灭,一个又一个地最终选择离开,但是还有另外一个又一个地奋不顾身,仅仅为了这种看起来像放在橱窗里展示的商品一般的美丽爱情。

 

可是其实,她们说着喜欢我,喜欢的也不是我,而是虚幻的理想恋人,我只是看起来比较接近而已。在金泰亨第二十三次被短信告知分手的时候如是说道,看着他有些怅然的目光,田柾国这才意识到其实金泰亨也都知道这些,与其把这些彼此角色扮演用以增加所谓好感的关系称为恋爱,不如叫做交易,当好感无法支撑破灭的时候双方疲惫不堪,交易也就结束了。

 

没关系。田柾国把手臂搭在他的肩膀上说。

 

当哪天哥你发现有一个人,在她面前可以不用担心暴露真实自我的时候,遇到这样的人的时候,就好好恋爱吧。

 

5.

接到电话的金泰亨匆匆赶往医院,到了才发现田柾国两颊还带着高烧退后的微红,整个人都迷迷糊糊躺在病床上挂点滴。金泰亨问了问送田柾国来医院的室友才知道他昨天回到宿舍后昏睡了一整晚,叫也叫不醒伸手一摸才发现额头烫得不成样子。

 

唉,先是感冒又上火嗓子发炎引起发烧,不过现在烧基本退得差不多了,学长你在这儿陪着他吧,我们还有课先走了。

 

金泰亨点头道谢,走到床边把手搭在他的额头上,温度差不多,只是人还不醒过来。金泰亨搬了把椅子在床边坐下,手肘撑在膝盖上手托着脸歪头看着床上的人,想起吃饭时女孩儿说的话,他有点纳闷,田柾国长得也不比自己差,喜欢他的女生也挺多,可是怎么总失恋呢。

 

正想着田柾国眼皮好像动了动,他忙站起来俯下身去看,田柾国的眼睛一下睁开,迷迷糊糊,有些混沌。醒了?金泰亨问,想不想吃点什么,我去唔——他刚想说我去买,却被田柾国一把扳过后脑,亲上了。

 

我……操?金泰亨就这么被认识了快二十年的竹马给亲了,他终究没忍住爆了句粗口,然后他的发小弟弟就这么占完便宜后再次昏过去了,剩下他一个人在病房里慌乱不已地喊医生。

 

所以就是身体太虚了睡过去了啊……

那大夫您不给换点葡萄糖什么的输输啊……

哦您都安排的有啊……

我知道了我让他好好休息……

 

送走医生金泰亨瘫坐在椅子上,现在的他不止知道了田柾国正在输得是什么液,还知道了田柾国失得是什么恋,从此好像田柾国的一切行为都有合理解释,金泰亨有点愣,怎么自己现在才反应过来,虽然有点晚,但是好像也不太晚。

 

6.

醒来已经是下午,田柾国觉得腹中空空,他抬了一下身子发现被子上趴着个人,再看是金泰亨,像是那种金色的大型犬,乖乖地趴在床边睡觉。田柾国想起自己隐约做了个梦,梦里梦到了金泰亨的脸,他鼓起勇气说,你别和那个学姐谈恋爱。金泰亨笑着反问他为什么。他没说话,学着偶像剧男主很帅气地吻了金泰亨。

 

放过这世间的姑娘吧,我就勉为其难,代替别人被你祸害。他心想。

 

金泰亨醒了,看了看他却又欲言又止,把放在床头的保温壶抱了过来递给他说,我买了粥。

 

田柾国接过来笑着说哥对我最好了,露着两排兔牙,看起来多了几分精神,连眼神也清亮了许多。他拿着勺子一口一口往嘴里送,突然又停下来,转过头问金泰亨:你跟那个学姐怎么样了?

 

金泰亨摇了摇头,说没怎么样。其实那天田柾国一走女孩儿就开口了,我本来是想约你出来告白的,但是看了看还是算了吧。金泰亨看到她笑着继续道,我猜你想问为什么。

 

金泰亨也抿嘴笑了一下,猜对了。

 

你刚从洗手间出来问得第一句话是柾国去哪儿了,第二句是应该让他把围巾带走的。金泰亨听到这里没吭声,连笑容都没了。

 

田柾国听到没怎么样便提起兴趣问,你没问问她为什么?

 

她说觉得我跟你更配。

 

……是吗?田柾国有些尴尬嘻嘻笑着继续喝粥,他听到金泰亨开口了:田柾国,你是不是喜欢我?

 

田柾国愣了一下,没料到金泰亨会直接问出这个问题,他在想自己该作何反应,可是想来想去没有头绪,只好点头说是。

 

我喜欢你。

 

有很久,很久了,穿越了漫长的青春年少,冲破了冗长的沉默怯意,最终像一股跳跃的火苗渐渐燃起,烧掉所有顾忌阻拦。此时此刻小男生思考许久,把胸膛划开,露出跳动的心脏,一声我喜欢你,坦诚相见。

 

金泰亨歪了一下头,巧了,我也有点喜欢你。

 

所以,玩个游戏吧,田柾国提一个要求,金泰亨只能说好,不能拒绝,现在你要不要说点什么?

 

田柾国深吸了一口气,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金泰亨答应跟田柾国谈恋爱吧。

 

7.

在失恋了三十三次后,田柾国终于还是,恋爱了。

 

END

5838字

评论(6)
热度(127)

© 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