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Hello,this is a fucking guy.

失恋阵线联盟

【糖稀】

一篇傻白甜

by/k

20160731

1.

毕业季又是分手季,离毕业还有四个月的时候郑号锡体会到了这句话的真实含义,就在两个小时前女朋友发来微信提出分手,他二话不说从图书馆跑来站在女寝楼下一遍又一遍给女友打电话,一声声无人接听的系统提示让他耳朵听出了茧子。直到看着女友跟着另一个染了白毛的男生走近,尤其女友说说笑笑跟男生道别看得郑号锡妒火中烧,电话不接,他看着陌生的男生给女友发过去一条简讯。

【在哪儿呢?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女友没注意到远处的郑号锡径直上楼,男生好像察觉了什么,转头看了郑号锡一眼然后转身离开,看得郑号锡咬牙切齿拨出第三十四个电话,通了,女友说了一声喂。

郑号锡突然不知道该从何说起,结结巴巴回了句,我我,我号锡。

女朋友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没删你号码当然知道你是谁。

那个我……我,你在哪儿呢?

刚到宿舍。

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郑号锡想起那个男生有点生气。

我手机没电关机了所以没看到。女友声音很温柔,听得郑号锡心里一软。

那你,你为什么要分手啊,我们不是挺好的吗……郑号锡越说越委屈,嘴巴毫无意识地瘪成三角形。

对不起了号锡。

2.

她说对不起我们不合适——郑号锡说完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借着酒意哭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闻者落泪,把面前那俩小崽子吓了一跳。

不是啊哥你别喝了。田柾国劝着伸手想把他手里刚开的那瓶啤酒拿过来,金泰亨拍拍他的肩安慰着哥你别哭站起来撸。

分手有什么大不了啊,我都分好几次了,是吧柾国。金泰亨说着对着坐在对面桌子偷看自己的两个女孩子回了个wink。

田柾国正了正身子挡住身后发射过来落在金泰亨身上的目光,你能不能说点正事,号锡哥失恋呢。

凭,凭什么啊,我不好吗,我哪儿不好我改啊……郑号锡打了个嗝,揪着金泰亨的领子问我不好吗?

金泰亨被他勒得要喘不过气,一边应付着:好好好您最好了您先……

不准说我好,她跟我分手就是说我好来着……呜呜呜,都不准说我好!

坏坏坏您最坏……您先松手成吗我快……柾国快点帮我……田柾国坏笑着等金泰亨脸憋得通红向自己求助这才拉过郑号锡,金泰亨揉着脖子咳了半天才缓过来。

我不行了宿舍门要锁了我该回去了。田柾国看了看手机道,金泰亨一听跳起来:我也!我宿舍比你还远呢我赶时间!

号锡哥你一个人没事吧?田柾国关切问道。

郑号锡趴在桌上拜了拜手,没,没事。一听这金泰亨拖着田柾国从椅子上跳起来一路往宿舍狂奔,郑号锡嘴巴又成了三角形,我一个人能有什么事啊。

喂。

郑号锡抬起头看着说话的人:金泰亨你怎么又回来了?

金泰亨?

啊……

你不回宿舍吗?

我不是早搬出来住了吗……唉,你送我回去吧,天这么黑路上没什么人我怪害怕的……郑号锡说着爬上金泰亨的后背,压得他喂喂喂地弯了腰。

就这条路直走再拐个弯那幢楼302,郑号锡稀里糊涂指着醉得也不知道哪儿是哪儿,勾着金泰亨脖子边走边念叨:我怎么觉得你变矮了这么多……

3.

醒来时已近正午,郑号锡头疼得厉害,看来昨晚喝了不少,拖着疲惫的身子去洗漱,被镜子里的肿眼泡吓了一跳,再出来撞见提着外卖回来的室友,举着一小碗粥小心翼翼问他要不要喝点。

郑号锡点了点头接过来,一口一口往嘴里送,室友仍是那副小心翼翼地样子问他还好吧。

还——还好。还好个屁嘞,备胎当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扶正结果还是被发了好人卡,郑号锡能好个屁。

失恋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看是吧……我是说好姑娘多了去了,不,不找好姑娘找好男人现在这世道也不是什么见不到光的事,千万不要想不开。

郑号锡觉得不太对劲,你直说吧我昨晚干什么了?

室友面露难色,既然你这么问了,那我就说了。接着郑号锡得知自己酒醉之后被个男生送回来,一路高昂亢奋鬼哭狼嚎还几欲轻生,好不容易送到地方人男生准备离开他也拽着不撒手,哭着喊琪琪你别走我爱你,最后把人摁墙上强吻。

……

我不想说是你偏要问的。

所以我亲上没……

亲上了,你一亲就睡死过去了。

……

郑号锡觉得自己没法做人了,当着学弟的面喊女友,哦不,前女友的名字,还把人怼墙上强吻,玩这种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恶俗烂梗就算了对象还是学弟……虽然郑号锡很想把自己找个墙缝塞进去,但是人还是要做下去的,他拨通了金泰亨的电话,声音抖着说了句喂。

号锡哥你酒醒了?

嗯……

知道自己昨晚干了什么事吧。

知,知道。

不是我说你哥,喝不了就别喝太多,你撒酒疯太可怕了我整个晚上都没睡好。金泰亨在那边揉着被勒得生疼的脖子说道。

泰亨啊哥对不起你……

行了行了咱们什么关系呢还客气,总之别太难过,有时间不如倒腾倒腾自己,好姑娘多了去了你说是吧。

是是是。郑号锡把心收回去了,挂了电话他收拾收拾东西去图书馆自习,室友一句话又给了他一道晴天霹雳。

号锡啊,是这样的,你是个挺好的室友……

郑号锡受够了这样的好人卡,所有的好人卡后面都有但是,这句也不例外。

但是我跟我女朋友好挺长时间了,我们俩准备同居来着,你看这房子……我也不好再租给你了是吧……

郑·考研失败·被女友踹·喝凉水都塞牙·倒霉蛋·号锡对室友苦笑着说,没关系,祝你们百年好合。

4.

新房子很快有了着落,田柾国说是他们乐队一个学长住在校外公寓,一直想找个室友拼租来着,郑号锡头点的跟招财猫的爪子似的应承好好好,没两天就把东西收拾了一番,租金一转人跟着搬了过去。

敲了两下门,然后便开了,染着白金色头发的男生站在门框里,看起来又瘦又小甚至比郑号锡还低个小半头,他不太能相信眼前这个抱着熊本熊暖手宝的男生,会是田柾国口中那个玩键盘超牛逼脾气不好没人敢惹酷炫吊炸天swag的学长。郑号锡小心翼翼问了句:您……闵玧其学长……是吧。

小男生说是,你郑号锡吧。然后退后几步让他进门,顺便帮他抬一抬行李什么的。东西都收拾完毕两人坐定,闵玧其开口道:我们之前见过。

郑号锡端着杯子想了半天想不起来,直到闵玧其说了声琪琪,他一口水喷了闵玧其一身,七手八脚拿纸巾时郑号锡想起来,失恋那天送女友回宿舍的男生就是闵玧其。

现在他跟闵玧其除了室友又多了层关系,前任的现任。

这他妈就很尴尬了。

郑号锡这辈子都没经历过这样的修罗场,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去翻一翻老皇历,最近诸事不顺,这篇故事也因此被蒙上了一层浓重的悲剧色彩。

其实抛开前任的现任这一关系,闵玧其是个不错的室友,因为这位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睡觉和捣鼓那一堆用来做音乐的仪器之外,好像并没有什么其他内容,虽然有女朋友却也没见过他们见面,尤其不管闲事,这是闵玧其身上最大的优点。住的久了相互之间彼此熟络了解也更多了些,渐渐的郑号锡也挺喜欢闵玧其这个人的,跟一般男生比还要多些细致和贴心。郑号锡有时候从图书馆出来的时候特别晚,在楼下碰上闵玧其,久而久之郑号锡也习惯了一下楼就有人等在那里,和他穿过没有路灯的长街,一起回家。

郑号锡每次问闵玧其等挺长时间了吧,闵玧其都会回答,没有,刚跟着乐队练习完回来路过这里。太巧合了点,哪儿有每次都刚好赶上自己出来的时候,郑号锡不傻,他悄悄给田柾国打过电话问乐队结束练习的时间,基本在下午六点多就散了,但是闵玧其等的时候通常是晚上十点多甚至十一点多,包括周六周日乐队不练习的时候郑号锡发现闵玧其也在。

他都不跟女朋友约会的吗?郑号锡纳闷,终于他问出口了,闵玧其答我们早就分手了。

早……就……

他们才谈了多久啊这就分……

想到这里郑号锡一把搭在闵玧其肩膀上,一脸同情,走吧我请你撸串。

5.

失恋阵线联盟。

郑号锡觉得如果给现在的自己和闵玧其起个外号的话,就是这了。

带着一丝惺惺相惜,郑号锡又喝高了,搂着闵玧其说胡话。闵玧其挺无奈的,才喝多少就又醉成这样,闵玧其知道自己又得这么着把他背回去。

第一次见郑号锡是在女寝楼下,带着点怒气,眼圈也红红的攥着手机盯着自己,看起来挺让人心疼的。第二次是路过小吃摊位,他一个人醉得跟现在这样似地趴在桌上,闵玧其试探性地叫了声喂,却看到一双通红的眼睛,那个瞬间闵玧其觉得自己整个心脏跟被人揪起来了一样,以至于这小子认错人爬上自己的后背闵玧其也没把这树袋熊甩下来。从头到尾闵玧其没有拒绝,他没法拒绝。

喝醉酒的郑号锡吵死了,在他背上又闹又笑,跟个小孩儿似的,先是跟他泰亨泰亨念叨着叫,闵玧其不停地说我不是,最后索性放弃了,由着他乱叫了。拐进街口的时候郑号锡叫了声其其,闵玧其愣了一下,郑号锡也安静了下来,你记得吗,我第一次牵你手是在这里来着,我没跟你说其实我牵你手是因为我自己也怕黑了。

闵玧其嗯了一声,听着背上的人继续说。

其其你不知道吧其实我可喜欢你了,我从大一那年进社团就喜欢你了。

你是第一个跟我说话的人,我一下就喜欢你了,就这么一直喜欢了你这么多年。

我想办法追你,直到你答应我的时候我高兴疯了……

郑号锡突然小声啜泣起来,声音很低地呜咽。闵玧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能嗯着。

奇怪的,闵玧其就这么背着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男生一路背他回家,看他发酒疯,听他说醉话,心里想着,真是个傻瓜,不折不扣,十足傻瓜,也不知道是说郑号锡还是说自己。

最傻的地方在于,他刚把人送到家就被壁咚在墙上亲了。闵玧其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被男人亲,虽然也不知道眼前这个小男生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亲人。

想到这儿闵玧其突然有点开心,毕竟他们算是,接过吻的关系了。抬头再看看郑号锡,又趴那儿了,他拍了拍郑号锡,醒醒吧,该回家了。

郑号锡醒了,两颊红红的,眼睛亮亮的,抬手一指,傻乎乎地说,走!被闵玧其扶起来又腿软,没办法只能再背起他一路往回走。

郑号锡笑着问他,你知道咱们可以叫个什么名吗?

闵玧其老实回答说不知道,郑号锡嘿嘿笑着说,你跟我,失恋阵线联盟。

语气听得闵玧其也笑出来,淡淡的像那阵吹在脸上的微风,什么玩意儿,他笑道。

郑号锡没回答闵玧其,风拂过他发烫的脸颊,怔怔地说,春天来了呢。

都四月了你才意识到啊。

春天来了要一起去看樱花。郑号锡勾着闵玧其的脖子,醉醺醺的脸低下来贴住闵玧其的耳廓,玧其啊,得去看樱花吧。

闵玧其觉得心跳漏了一拍,大概是郑号锡的脸太热了,蹭到他的耳朵也发烧起来,他抿嘴笑了:那当然,得去啊。

毕竟你看,春天都来了。

6.

四月正是樱花开到灿烂的时刻,公园里的树梢枝头花团锦簇,凡是目光可触及的地方都是粉色,风一吹便是一阵纷纷扬扬,像粉色的落雪。除了樱花,行人中情侣也随处可见,郑号锡嘿嘿笑着抓了抓后脑。

你笑什么?闵玧其有几分诧异。

我笑啊,人家都是成双成对,只有咱们两个例外。不管怎么说都是单身狗,被虐也只能尴尬笑笑的份吧。

谁说的?

什么谁说的?

只有咱们两个例外。闵玧其双手插在口袋里面无表情地重复。

不然呢?

我跟你不也是一双一对吗?闵玧其咬了咬牙,这么厚颜无耻的话总归是说出来了,可是郑号锡又不是别人,轻轻推了他一把说你可拉倒吧。闵玧其突然恨死了他这副眯着眼睛笑的模样,拉倒什么拉倒,他恨他的不解风情。

好啦走啦!我们去那边看看!郑号锡露出一排白牙,一蹦一跳拉着闵玧其往前跑,再停下时只觉得心跳快得厉害,他深呼吸喘气,暗自恨自己太久没运动了,不然也不会稍微蹦跶两下就累成现在这样。

可这真的是由于运动得缘故吗,郑号锡对自己撒了个大谎。

不远处穿着白裙子的女生偎在一个男生怀里就着满是樱花的背景拍照,郑号锡脸上的笑也渐渐凝固,然后消失不见。闵玧其问他怎么了,他又重新扬起嘴角笑,两个小梨涡在唇角两侧安放,他拽了拽闵玧其的袖子说,咱们回去吧。

有些人是这样的,他们会低头,会妥协,会退让,他们能够容忍很多很多,包括爱情的破碎,包括恋人的离开,也许他们看起来富有韧性,坚不可摧,反正他们什么都能包容都能接受,人们理所应当以为他们就像看起来那么强大开朗。但是其实他们跟所有人都一样,受伤了会流血,悲伤了会流泪,他们也只有一颗心脏,难过了也要时间来平复。

比如郑号锡。

他一边走着,闵玧其在他身旁跟着,闵玧其盼望他能像平时那样欢闹着说点什么,终于他开口了,话题是闵玧其再熟悉不过的名字。

琪琪是个好女孩儿,虽然我们分手了,但是谁也没错,只是我们不合适。

说出来不好意思,我们都分了,她也有新的男朋友,我不该这么惦记她的。

但是她还是很好的人……郑号锡越说声音越低,他垂着眸子,细软的睫毛和微微下垂的眼角显得整个人落寞了许多,闵玧其想伸手摸一摸他的头。

所以你别怪她。

我?闵玧其不太明白他在说什么,我怪她什么?

怪她跟你分手啊。

她跟我分手?谁?该不是你念叨的那个其其吧?

郑号锡一脸懵逼,所以你——

我不认识你说的其其啊。

7.

所以你说失恋阵线联盟是这个意思?

郑号锡不答话,他在低头找合适的地缝把自己塞进去。

闵玧其笑着揉乱他的脑袋,郑号锡你智障吗?

你才智障。郑号锡虽然觉得很没面子但是还是不满地顶了回去。

我就帮人姑娘送个东西你就当我跟人谈恋爱,你不智障谁智障,还站门口瞪我你怎么这么小心眼。

喂……我不是听你说琪琪我……

你喝醉了趴我背上喊了一路琪琪跟复读机似的我要还记不住我智障吧。

所以那天……不是泰亨……

是的,我记得你那天还说金泰亨为什么这么矮。

……

你还一边喊其其别走我爱你一边亲了我,这没法赖账吧。

……

郑号锡你干什么去?

你别理我我钻地缝。

别钻了,我们都联盟了,干脆恋爱吧。

等一下,怎么到恋爱上了

告白啊,没听清我再说一遍,郑号锡我们谈个恋爱吧。

8.

春天快走了要一起去看樱花啊。闵玧其捏了捏郑号锡的后颈道,号锡啊,得去看樱花吧。

上次不是一起去了吗,再说花都落得差不多了。

上次没好好看,花落了就去看叶子啊。

你……

不挺好的吗,你都快毕业了,成双成对。

END

5275字

评论(1)
热度(60)

© 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