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Hello,this is a fucking guy.

水族馆

【正泰】
水族馆一日游三分钟脑洞产物
无脑童话/马戏团2.0
所以建议你们先看马戏团👇
http://sukook.lofter.com/post/1d625fb3_a8235b7
迟到的儿童节快乐

By/k
20160529

0.

喂,你见过人鱼吗?

1.

穿着小裙子的小女孩儿走过来,拉了拉田柾国的衣角,他蹲下身子努力露出来友好一些的微笑,有什么事么小朋友?

哥哥你是这里的工作人员么?

田柾国说是,小女孩儿伸手指了指另一个方向,他顺着看过去,另一个年轻的男生站在水箱前看着里面。那个哥哥呢?也是工作人员么?

田柾国摇了摇头,不是吧。他来这个小水族馆实习快一个月了,一起工作的同事,甚至打扫卫生的保洁阿姨也差不多见过一遍,他不记得有这个人。

真的不是么?可是这个哥哥不停跟我们说,请不要开闪光灯,也不要大声说话,水族馆有规定不能这样做么?

这个……田柾国抓了抓后脑勺,这个好像没有。

小女孩儿皱了皱眉,难怪妈妈说他是神经病。

啊?田柾国没听清她小声嘟囔的什么。

没事,小女孩儿扬起如花般的小脸儿,笑得可爱极了,我要走了,哥哥再见!

哦哦哦,再见。田柾国笑着揉了揉小女孩儿的头,看着她扬起小胳膊挥挥手,一蹦一跳地跑到妈妈怀里,离开了。

+

那是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男生,稻草色的蘑菇头遮住了眉,田柾国看着他蹲在玻璃前,像每一个来水族馆的小学生那样,惊喜地扒着玻璃看着水箱里的世界。田柾国走近了,低头能看清他浓密的睫毛,高挺的鼻梁,甚至还有鼻尖上的那颗小痣。两条白鲸鲸仔在水里上下游动,水光映在男生脸上,给人以朦胧的错觉。

他长得可真好看。田柾国想。

对于白鲸来说,水箱就那么大点地方,它们在里面来来回回地游,人们通常看一会儿便乏了,男生还是看得很痴迷。田柾国抬起手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针,准备叫他先生,却又觉得不大舒服,开口道:同学,我们快要下班了。

男生没有回答他,眼睛仍然盯着玻璃里来看,男生问:你见过人鱼吗?声音很低,伴着沙哑。

田柾国很诧异,回答说没有。

可是今天上午还有呢。

那不是表演么?田柾国觉得他有些神经兮兮。

我知道那是表演。男生站起来垂着眼皮说道,看起来有点失落,其实也,也可以假装那就是人鱼。

可以的。田柾国点了点头,但是同学,我们要下班了。

男生无奈地耸了一下肩膀,嗯了一声,转身离开。

真奇怪。

2.

没过几天,男生又出现了,这次是站在海豹馆前,对着一条又一条的海豹友好地挥手,甚至张口说话打招呼,看起来像是在聊天。他一转头似乎看到了田柾国,冲着田柾国拜了拜手笑起来,笑的时候嘴巴是四方形的,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配上小麦色的肤色,整个人散发着阳光的味道。

田柾国点了一下头走过来,又遇到你了。

嗯。男生双手贴在玻璃上,一只海豹从水里冒出头来,睁着一双圆圆的黑眼睛看他,嘴巴凑到他的手边隔着玻璃蹭一蹭他的手掌,逗得他嘿嘿地笑。你看,它喜欢我!男生兴奋地说。

是。田柾国看着他的样子也忍不住笑起来。

另一只小海豹在一旁侧头看着男生,男生小心翼翼地凑过去看它,它怎么了?

什么?

这只海豹,你看它右眼是灰色的。男生语气里透着担心。

它——它生病了吧,大概。其实田柾国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帮你问问。他看到站在不远处的两个饲养员,张叔,那只海豹……我刚看有只眼睛是灰色的,想问问怎么回事……

张叔看了田柾国一眼,病了。说完转头继续跟另一个饲养员讨论:你看看别地儿跟海豹一张合影多少钱,咱这儿合影带喂食才三十,都这价了还有人嫌贵……

田柾国看了看身后的男生,走过去对他说病了,身后隐隐传来张叔后半句:上次一小孩儿喂食儿被吓了一跳,踢伤了一只才赔两百块钱……

男生睁大了眼睛,皱着眉道:能治好吧?

田柾国摸了摸脖子,大……大概吧,能治好的,又不是……多严重的病。他也不确定,但是看着男生的眼睛,他突然什么也不好说,只心虚着想安慰他。

能治好的。田柾国低着头说道。人鱼表演开始了,我带你去看吧。

3.

暑假期间三天两头的,田柾国总能见到这个男生,因为是靠着关系安排的实习工作,很清闲,每天也没什么要做的,每次男生来的时候他便陪在男生身后,跟他一起看各种各样的水生物。

男生说自己叫金泰亨,站起来比田柾国还要高一点点,他微微弯了腰凑上前去,田柾国下意识身子后倾,却没想到金泰亨只是拉住他挂在脖子上的工作证。田——柾——国——金泰亨眯着眼睛念他的名字,那样子有点可爱。

你比我还小呐,要叫哥诶。

嗯?

金泰亨用手指比了个V说,我年份比你大两年。

田柾国有点意外,最后低头抿着嘴笑了笑,也没叫他的名字。他们变得熟识,东南西北的聊天,有时候金泰亨笑嘻嘻道,今天我旷了课来呢。带着一点点得意的样子,头顶几根呆毛立着,让人看着想伸手去揉得再乱一些。

暑假还有课啊。

小学期呗,我挂了一门科所以留在这儿重修。金泰亨说的时候大大咧咧满不在乎,头顶的呆毛跟着脑袋晃了晃,田柾国终于忍不住伸手揉了两下,两个人突然都没什么好说的,只是一起笑,水箱在身后映出一片温柔的蔚蓝。

田柾国有些好奇为什么金泰亨会常常来水族馆,虽说这里夏日好乘凉,但是也不会是一般人三天两头会选择来的地方。他问了,金泰亨便同他讲,来看人鱼。

你是小学生么,那有什么好看的。

不是的。金泰亨认真解释道,人有时候就是会那样,觉得自己一定要做什么事,最后就一定要去做。 

那好吧,田柾国说道。你现在想看么,现在是下班时间没人在,我可以下水表演给你看。

4.

水族馆是有规定的,实习生不够下水的资格,但是田柾国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突发奇想,金泰亨想看,自己很想满足他的愿望,就像金泰亨说,人有时候就是会那样。

他换了衣服,戴了潜水镜下水,鱼尾裹在身上束缚着双腿无法分开,克服海水的浮力在水里游动,摆着双臂控制身体上升下沉,或者旋转,每隔一两分钟便需要游上水面换气,再沉入水中,在水下吐出的气泡,一个一个地上升至水面再裂开,他变成了一条真正的鱼。隔着潜水镜,田柾国看到金泰亨在玻璃外笑得很开心,看着金泰亨慢慢靠近,贴着玻璃看他游,心底深处产生一种强烈的满足感,好像他以前就这样做过一样。

金泰亨觉得自己在做梦,就是那个他常常会做的那个梦,巨大的玻璃水箱里,一条雄性人鱼在里面欢快地游着看着自己,只不过那张模糊的人鱼脸变成了田柾国的脸。

真快乐。

后来田柾国经常趁着下班没人的时候偷偷下水给金泰亨表演,尽管他并不算熟练,但是他有一种荒诞的使命感,我一定要这样做。他觉得和金泰亨的相遇,就像是命运给予的,奇异的交叠。

直到有一次他在水中看到金泰亨毫像往常那样靠近,贴着玻璃看自己游,然后毫无预兆地,金泰亨在玻璃上印上一个吻,田柾国感觉到胸腔里有什么东西砰砰砰嘭跳得厉害,他无法控制地游了过去,隔着玻璃在同样的位置亲了一下。

重新浮出水面,田柾国摘掉眼镜坐在水箱边上大口喘气,满脑子都是刚刚与金泰亨隔着玻璃亲吻的场面。这个刚从水里出来的年轻的男孩子身下还套着鱼尾,浑身都是湿淋淋的,水珠从头发一滴一滴地滴下,像一条好看的小人鱼。帘幕外突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被人拉开,小人鱼猛然一惊地抬起头,正对上张叔那张脸。

下了班不走在这儿干什么呢,不知道员工守则上标着实习生不让下水么!

因为违反规定田柾国被通报批评,他死皮赖脸求着领导再给他一个机会呆在水族馆。就三天,三天后我保证走人。

第三天的时候金泰亨如期而至,田柾国还是陪在他身后,一个场馆一个场馆地和他一起。下班的时候田柾国还是告诉金泰亨这将是最后一次表演。

明天我就结束工作回去上课了。他解释道,再抬头看到金泰亨失落的脸。

重新换了鱼尾下水,他像之前那样在这个三米多深的水箱里游着,面对他有生以来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观众。田柾国莫名其妙很想流泪,如果眼泪流进海水里,大概会融为一体,他这样想着,小腿上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剧痛,所有的筋脉仿佛在一瞬间搅在一起纠缠不清,他下意识地想要挣开鱼尾,但是很不幸失败了,他在水中不断挣扎,再加上刚刚一直耗费的体力,肺部的氧气也不再够用,海水呛入口鼻,他感受到自己落入水箱的底部,并穿越了地面,在无限的虚无中不断下沉。

接着便什么也看不到了。

5.

如果不看戴在脸上的氧气罩,金泰亨恍惚间还以为这个男孩子躺在病床上睡觉,他猜测着下一秒他是会坐起还是翻个身继续睡觉。

一个陌生的年轻男人推门而进,没有穿白大褂很显然不可能是医生,他靠近病床,看着田柾国沉默。

你是谁?金泰亨看着他问。

男人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你能看到我?

金泰亨觉得他的问题很莫名其妙,不然呢?看着一个大活人走进门来,难道说我眼瞎么……还是……金泰亨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他开始紧张得头冒冷汗。

你到底是什么人?他问道。

男人伸出手揉了两下鼻子,他很瘦,同时皮肤呈现着一种病态的苍白,以及身上的黑色长袍让他看起来就像漫展上扮演死神的coser。你是第一个能看到我的人。男人开口说道,声音是一种别样的低哑,像酒醉的语气。你好我叫闵玧其,工作——也就是你们俗称的死神。他甚至自我介绍的同时还打了个招呼。

我不管你在胡言乱语些什么,他需要休息,请你出去!金泰亨一着急想抓着闵玧其的手臂把他拉出去,可是扑了个空,他发现自己的手从闵玧其身体中穿了过去,呆愣在原地,沉默了下来。

现在,相信了吧。闵玧其抬眼看了看他。

能不能不带他走……我求你了。

闵玧其没说话。

绝对,你绝对不能带他走……算我求求你……

不带他走也不是不行,做个交易吧。闵玧其点了一下头说道,既然是交易就等量交换,童叟无欺。

我跟你换啊,拿时间换时间很公平。金泰亨看着闵玧其的眼睛说。

不后悔么。

不后悔。金泰亨回道。

那有什么好后悔,他开始相信很多东西都是命运使然,就像梦里那条人鱼,一切的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一样,既然现实中遇到了,就不要放手。

那好吧。闵玧其又点了一下头,不见了。

金泰亨抬起头发现自己趴在病床边睡着了,那一刻他很失望,像是刚从光明中被打入黑暗一般的失望,希冀了那么久,决定了那么久,原来不过是黄粱一梦。

正当他垂头丧气准备坐回原位的时候,他看到病床上的人眼皮动了一下,他立刻跑出门外到处找医生:醒了!901床田柾国醒了!

没过多久田柾国出院了,金泰亨却悄悄离开,虽然到了开学的时间,田柾国三天两头买票往水族馆跑,可是金泰亨再也没出现在那里。凭借着游客登记信息,田柾国还是想办法找到了他。在一个下着雨的午后,金泰亨没带伞正拼命往宿舍跑,结果被人一把拉到伞下,睁眼一看正对上一双漆黑发亮的兔子眼。

找到你了。田柾国笑着说。两个男生站在一把伞下,气氛变得有些局促停滞,金泰亨吸了一口气,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水腥味,和水族馆里一样的味道。

6.

金泰亨不记得那天他们在那里站了多久,只记得自己当时头发被淋的都是水,手心也潮湿得厉害,不停地往裤子上蹭。后来田柾国非要请他吃饭说自己昏迷的时候一直都是他在照顾自己,必须当面感谢。金泰亨被他盯得心脏乱跳,便去了。后来两个人也一直没说什么话,田柾国说谢谢你,金泰亨说没关系。吃完饭雨依然没停,田柾国撑着伞送金泰亨回宿舍,告白了。

金泰亨还记得梦里闵玧其对自己说的日期,只剩一个月了,可是他没法拒绝田柾国,就像小人鱼说的那样,我喜欢上你了,虽然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我喜欢你到想你想得要发疯。两情相悦本该是多美好的一件事啊,金泰亨想,可惜他只剩一个月了。

然而金泰亨没告诉田柾国这件事,他们开始像全世界任何一对普通的恋人那样,见面,约会,牵手,拥抱,接吻,打电话说情话。如果只剩一个月,那么就在最后一个月里,好好喜欢他吧,金泰亨想。

最后一天的时候,他们一起去了水族馆,作为内陆小城里的唯一一个水族馆,这里真的没有多大,也没有丰富到值得人一遍一遍去那么多次。但是那是金泰亨心里对这个世界最后一丝执念和眷恋,他想像他们第一次相遇那样,在同一个地方,把整个故地在最后一天再重游一番。

又到了人鱼表演的时间,他们在一堆小学生中间手牵着手站着,闵玧其站在金泰亨的另一边,谁也看不到他。

值么。闵玧其问。

那有什么值不值。金泰亨笑了笑,决定了的事情,做就做了呗。他转头看了看田柾国的侧脸,再回头,闵玧其又不见了。

表演结束,人群散尽,田柾国说,第一次认真看,还挺有意思的。金泰亨笑着凑过去吻他,很深很长的吻,好像明天就是世界末日,充满美好,但是又充满苍凉的意味。

7.

晚上临睡前,金泰亨又给田柾国打电话,听着听筒那边问,还有事么?

他说,没有,就是想听听你的声音。

接着传来田柾国的一声嗤笑,你怎么那么幼稚。

金泰亨不答,他在想象田柾国的笑脸,努力带着声音在大脑里勾画清楚仔细,什么时候思念的话还能想起来。

好了早点睡吧,晚安。田柾国轻声说。

嗯,晚安。金泰亨挂掉电话,躺在床上等闵玧其的到来,结果一觉睡到了天亮接到田柾国的电话说早安。

嗯?

你嗯什么呢,快下来,我给你买了早点。

8.

你怎么这个月交的人又不够数啊?

听着同事吐槽,闵玧其瞥过去一个白眼,大不了这个月奖金我也不要了行不行。

难怪你年年都被领导评工作积极性差。

得得得就你最积极,别逼逼了吵我睡觉……

END
5012字

评论(3)
热度(84)

© 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