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Hello,this is a fucking guy.

奶油塔

【国锡】
视频产物
现实向片段
容易被河蟹
*
By/k
20160315

1.

面上被粉色的果肉覆盖了遍的甜点被修长好看的手指送进口中,脸侧两个梨涡时隐时现,俏皮之外,唇角蹭上的奶油看起来便很有食欲,让人想凑上去尝尝味道。

男孩子的喉结上下滑囘动了一下,他已经对着手囘机屏幕近半个小时了。说他是男孩子倒也不算十分准确,是刚刚成囘人的年岁,似乎什么都懂,却又懵懵懂懂。一共44s的视频被来来回囘回地循环播放,手指无法控囘制地总是忍不住去点重播,大概中了蛊。

喂——

成员的声音猝不及防,将他从神游中叫醒,手忙脚乱地想把手囘机倒扣在桌子上掩住画面,却不料它不听话地从书桌上跌下屏幕朝地砸在地上,再拿起来,屏幕玻璃满是伤痕,撕裂了的屏幕正在定格着的那个嘴角沾着奶油的男生的脸。

唉,真可惜。田柾国叹了口气,捡起手囘机,拿屏幕那一面在牛仔裤上胡乱蹭了蹭,最后握在手里转头看向声音来源,问什么事却没得到回应,才意识到又是说梦话,他低头把手囘机塞进口袋里,皱着眉头骂了句阿西起身进了卫生间。

水流从花洒龙头落下来,顺着他身上的肌肉线条往下囘流淌,头发湿囘淋囘淋地黏在脸上弄得他眼睛闭了起来,眼睛闭上便总会看到那张极漂亮的脸,这人真是生得好看吧,脖子本身就是诱囘惑点,还故意戴一条黑色的项圈,眯着眼睛倒更像只野猫,笑起来可爱得性囘感。

田柾国脑海里是那张嘴巴一口一口咬着粉色的奶油塔,他的手放在下囘体上下套囘弄,动作越来越快,低沉的喘息声被水流的声音淹没,直到最后射囘出来白囘浊的欲囘望,终于使他有了些疲惫,用水冲洗干净右手和身囘体其他地方,穿好衣服回自己床囘上睡觉。

2.

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这样,脑子里装着不切实际的想象,起着莫名其妙的反应,关键在于事情本不该是这样,意识到故事发展方向让田柾国有些恼火。

他本是不善言辞的人,带着这个年龄段所有人都有的一点点羞涩,不知道要怎么靠近却只能立在一旁不知所措,渐渐的熟络就想要用各种狡猾又笨拙的小伎俩做些什么,包括拍摄时一起吃零食,自己咬一口再喂给哥囘哥,间接接囘吻什么的,真的很幼稚吧。

是什么时候开始呢,记不清了,从最初的想要亲近,到后来的熟识,再后来的纠结,再到现在的接受,田柾国并不是十分坦然的,他仍然躲闪,仍然不是十分清楚,只是生理欲囘望教给他如何辨别心跳加快的正确原因。

事实上他已经要成为一个男人了,他坚信着自己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在众多平庸的同龄人中能够脱颖而出,他无疑又是十分挑剔的一个人,于己于人,追求完美,他想囘做的就一定要做到,他想要的就一定要得到,高调进行也好,不动声色也好,那才是他。

3.

厚比厚比~

田柾国坐在角落里面歪着头看不远处在镜头前撒娇的男生,有一点做作的动作和声音,让人严重怀疑与唱rap时完全不同的腔调究竟是怎么发出来的,像黏在他嘴角的奶油一样甜腻,但是又莫名其妙的很可爱,他突然有点想笑,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又笑不出来。

他在想这个人怎么这么神奇,明明刚刚跟自己一起坐在角落里的时候,还靠着椅背打瞌睡,天生略微下垂的眼尾使得整个人都是安静忧郁的样子,此情此景,是个人都想伸出手来抱一抱这个看起来孤单不快的人,给他多一条毛毯,叫他温暖。可是一旦镜头开机,眼睛笑得弯弯的,嘴巴笑起来像是一个桃心,撒娇嬉闹,弄得他好像真的就是那个活泼欢闹的人,光州的小希望,原本担心他寒冷的人反而能感受到来自他身上的温暖似的。

一个消极的人,却总是试着展示积极的一面。

终于某一次的采访中,他这么回答,对各位成员的看法,对号锡哥的话,就是这样。

当时的他自认为一针见血,直戳重点。人生是一场漫长的演出,每一个人都是出色的演员,在不同的世界面前披上不同的皮囊,做出不同的反应,最后给人留下不同的印象。也不能用虚伪这样肤浅的字眼来形容,毕竟人有那么多不同的方面,每一面都是这个人的一部分,让他整个人丰囘满立体,而非简简单单只是一个平面的形象。

就像他常常分不清哪一个自己才是自己。

4.

随着知名度的不断增长,行程越来越满。越来越多的时候,田柾国看到郑号锡独自一人留在练习室里到很晚很晚,他走进门去,给他递了瓶矿泉水,哥,休息一会儿吧。

郑号锡接过喝了一口放在一旁,对他回以一个微笑。又是那两个该死的梨涡。田柾国暗想,上帝为什么要创造出梨涡这样的东西安放在嘴唇两侧,这跟设计出黑色短项圈的人一样,应该被枪毙,不然要溺毙的便是那些观看的人,毕竟携带者通常是看不到自己的样子的。

白色的宽大T恤衣摆在跳动的时候会被气流托起,露囘出里面细软的腰,没有目的性的强化锻炼,这哥的腹肌已经不见了,扎实的舞蹈基础让那里柔囘软极了,田柾国不知道要怎样形容,他只是想伸手探进衣服里,放在那里,甚至恶作剧一般轻轻地在腰上捏一把,大概会起上粉红的印子吧,像花朵一样的粉红色。再往上看是贴着棉布的胸囘部,同样缺少锻炼让郑号锡整个身囘体都是与田柾国的坚囘实完全相反的柔囘软和单薄,锁骨也是流畅的线条顺到肩部和后颈,明明是圆领的领口却敞开着耷囘拉在他肩膀的位置,真该死,他连颈椎骨凸起的高度和线条都是好看的,弓起身囘子伸手去拿瓶子再直起身,T恤内的布料太过柔囘软勾勒出后背肩胛骨的形状,田柾国甚至猜测那里是不是真的藏着一对翅膀,张囘开的时候就像他们歌里唱的那样,郑号锡变成一只蝴蝶,分不清是虚幻还是真囘实。

他又喝了一口水,抬起手擦了一下额角的汗珠,练习的时候郑号锡总是喜欢把自己逼到很累才肯罢休。

田柾国觉得自己变囘态似的连他一点点的小细节也观察得细致入微,直到房间里变成一片黑囘暗,田柾国仍然能在大脑中描绘出那是怎样的一幅场景。

郑号锡被吓得肩膀耸了一下,他没意思到怎么回事,只听到田柾国说,停电了。

为,为什么啊……

可能是电路哪里坏了吧。田柾国的声音变得近了些,虽然一片黑囘暗中郑号锡并不没能立刻看清楚,他感觉得到自己的肩膀被弟囘弟用双手扶住了,接着有什么东西温热柔囘软,碰了自己的侧脸,那是左侧梨涡的位置。

那大概是个亲囘吻。

郑号锡的眼睛对黑囘暗适应了些许,他勉勉强强地看到夜色中弟囘弟的身影,那是比房间里的黑囘暗更为浓重的颜色,只有被粉丝们誉为里面装着星星的双眼零星地反射囘出并不明亮的微光。

你干什么呢。他小声说道。

没干什么。田柾国的声音也低低的。

那你……郑号锡没能把话说完,他的嘴唇被堵上了,那是跟脸上不太一样的触感,除了温热柔囘软,还有湿囘润灵巧的舌囘头伸进自己的口腔。郑号锡在推开田柾国,可是双手却被他攥囘住压在头顶,很显然郑号锡那双比他细了一圈的手臂并不是他的对手,因为田柾国把另一只手伸进了他的衣摆下,放在了他的腰上,正如田柾国之前想的那样。

田柾国不太清楚自己在干什么,他只是听从了身囘体的指令,忘记了要服囘从大脑的理智,不算很温柔的接囘吻中,伸出舌囘尖扫过他的嘴角,像是在弥补吃奶油塔时没能多尝一尝奶油的滋味似的,同时把郑号锡唔唔的声音全部吞进肚子里。

手囘机铃囘声响了,与此同时还有亮起的屏幕,看着破碎的影子应该是田柾国的手囘机,黯淡的光映在郑号锡脸上,他眼里都是水汽,闪闪发亮的水汽,看起来愤怒又委屈。

他抬起头,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哥囘哥。

柾国啊……别……
郑号锡小声说道。

我求你了……

田柾国用漆黑的眸子盯着他看,什么也不说,他总是不能拒绝别人的拒绝,最后还是把手松开了,他起身去拿手囘机看着郑号锡跑了出去,点了接听键,喂。

5.

你怎么每天都熬那么晚啊,年纪轻轻,总是熬夜也不好哦。在厨房做早点的大哥如是说,多亏了那件粉色的围裙,整个画面多了一股浓浓的少囘女风。

也——没——田柾国应着捏了一片吐司塞囘进嘴里,郑号锡从房间里走出来,黑眼圈很浓,也是一脸困意。田柾国这次没有躲闪,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就像昨天晚上那样。

号锡啊听说练习室停电了,昨天晚上没事吧你。大哥头也不抬地问道。

郑号锡看了一眼田柾国,立刻转开了目光。没事,我没事。

END
3030字

评论(4)
热度(27)

© 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