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Hello,this is a fucking guy.

原罪

【国旻】
瞎写现实向 别当真
试了试没被河蟹
完整版如下 祝观文愉快

By/k
20160321

0.

你看,他就是纯情又色情。

1.

朴智旻很享受跟田柾国在一起的每一刻,再加上情人眼里出西施的道理,后者简直完美得一塌糊涂。

他常常想自己大概是太喜欢这个人了,他贪婪地想要拥有他的一切,甚至抛弃了所谓的男人的尊严,甘心伏其身下。

还谈什么甚至呢,爱情中更用力的那一方,本来就身居下风,这是定律。

他用小小的双手捧着他的脸颊跟他接吻,双囘腿被张开叠在胸前,忍受着同时享受着来自下囘体的撞击,一边在心里感慨真是年轻啊这个人,每次做囘爱似乎是要把自己贯穿才罢休。夸张的痛感与快囘感让他不那么麻木,每一次强烈地进入和床垫的颤动都是提醒生命存在的证明。

直到整张床单上都是两个人的体囘液,连空气里也弥漫着淫囘靡的味道。田柾国从床上起身拿了浴巾进了浴囘室,朴智旻还赖在床上不肯起,听着浴囘室里哗啦啦的水声,他想象着水流怎么在他的肌肤上划过,那样一寸一寸地流淌,弄得浑身都是亮晶晶的水珠,就像他那双眼睛似的,漆黑又明亮,哪怕笑起来眼睛眯了,眼底深处也如同星星一样闪着光。

等田柾国从浴囘室中囘出来,腰间围了一条白色的浴巾,坐在床另一旁穿回自己的衣服。还是少年的身体,穿上衣服就显得瘦得单薄,虽然宽宽荡荡的布料下面,那副身体肌肉生得结实又性囘感,像古希腊神话中象征着力量的美少年。

柾国。朴智旻用手指轻轻戳一戳他的背后,看着他转过头来,头发还没完全干,黑色的发梢垂下水珠,落在身上冰冰凉凉。

怎么了。

你再亲一亲我呗。朴智旻用那双弯弯的笑眼看着他,看得他也笑了,素颜看起来干干净净,脸侧还有一点点婴儿肥,还是个大男孩嘛。

这个男孩子伸出手放在朴智旻的头顶,笑而不语地轻轻揉乱了他的头发,然后转过身把手收回来穿好衣服,临走前说,哥晚些再出去吧。

朴智旻笑着点点头,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消失殆尽。

2.

故事的开始通常是充满希望和美好,朴智旻也在思考,人生若只如初见该有多好。可是生活过的太幸福美满,人们就不需要上帝了。

那时的他们都是十几岁的少年,田柾国腼腆又羞涩,额前的刘海长到遮了一只眼睛,现在想来明明老土得不得了,偏偏露出来的另一只眼睛干净清澈,像深深的湖泊,陷入则无法自拔。

要去哪里再找第二个这样的人呢,朴智旻觉得自己在痴心妄想,上帝从来都是吝啬的,把所有的好都倾注在极少数人身上,剩下的整个世界都被他敷衍了事的创造,仿佛都是为了衬托那部分人的存在。

忘记了在哪次练习结束,两个人坐在地板上看星星,田柾国笑着指给他看,喏,哥。

朴智旻哪儿能看得到星星呢,眼前的人分明比星星亮太多了,他跟喝醉了一样晕晕乎乎地闭上眼睛亲了上去,柔软的嘴唇相碰,千种万种都化作电光火石,转瞬即逝。

等他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已经晚了,他在努力从弟弟脸上捕捉到情绪变动,可是不论是愤怒还是嫌恶,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点点的惊愕从双眼划过。

朴智旻颤巍巍地想退回来,却被田柾国扣住后脑,濡囘湿柔软的舌头伸进朴智旻口中,卷起他的舌纠缠。来不及了,悬崖边上的最后一根稻草断了。

故事自此偏离它本该发展的轨道,他被田柾国抵在地板上亲吻,那双明亮的眼睛变得迷离,一声一声地在他耳边低声叫哥。温柔的,沙哑的,细微的声线携裹着他坠入深渊。

没有能够改变的,即使重来一次,也只会是同样的结局,很多事情无法解释,人们通常把这些叫做命中注定。

柾国啊……他喘息着叫着他的名字。

笑起来眼睛微眯,可爱极了,是个可爱的哥哥,看得弟弟愣了一下,随着他一起笑,像投入湖中的石子一圈一圈荡漾开来。高囘潮过后,田柾国低下头轻轻囘咬着他的耳囘垂小声说:

哥,我是个坏家伙,不要喜欢我。

3.

出道几年,网络上开始出现越来越多关于组合的言论,不论是褒或贬,朴智旻开始感受到一种知名度得到提高的实感。越来越多的粉丝为他们声嘶力竭,振臂高呼,喊着爱他们,也打开钱包为他们的梦想掏钱支援。

他转头看向立在中央的忙内,才刚刚接过话筒而已,尚未发声台下已是一片尖叫。田柾国仍是那样有些羞涩地笑,双手捧着话筒放在嘴边,说着寥寥几字的发言,然后再把话筒交付于身旁之人,只是认真地侧脸看着说话的人,变成一个安静的倾听者。

朴智旻忍不住地跟着他微笑着,他们终究是约定了似的维持着这段见不得光的感情,不,那算不得感情,只是一种彼此利用满足需求的关系。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是属于他的,可是他更属于所有人。以至于朴智旻突然觉得有些可悲,他们被人喜欢,也要回以人们喜欢,从刚出道时拿的扩音器再到现在站在华丽的舞台上拿着的话筒,或俏皮地说喜欢你们,或真挚地说我爱你们。他们是依附着喜欢而存活的人,他们必须被很多人喜欢并且去喜欢很多人。

那么爱情呢?

在粉丝们看来是哥哥对可爱的弟弟的宠爱,如果被他们知道了真相,那是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违背了伦理的爱情,大概会被人反感当做茶余饭后的闲话咀嚼咒骂。看啊,这就是你们的喜欢,廉价的喜欢,无法容忍其他任何一种喜欢的喜欢。

朴智旻还是和田柾国不约而同隐藏得很好,甚至是团内成员也没有觉察这种关系。朴智旻觉得自己很可怜,像个任人摆布的提线玩偶一样,一切都要按照那些常规来,该死的常规。

他看着快要成人礼的弟弟,不论是笑起来会变成弧线的双眼,还是咧开嘴露出的白牙,他明明还像个天真的小孩,可是他也已经长大成人。

他是纯真与罪恶的结合体,他让朴智旻好喜欢,随着时间深入骨髓的喜欢,却也让朴智旻好讨厌,由于无奈痛彻心扉的讨厌。

因为热爱你而热爱整个世界,也因为痛恨你而痛恨整个宇宙。

甘之如饴,也如饮鸠毒。

4.

这么晚了外面很不安全,请早点回家吧。朴智旻努力让自己微笑着说,他已经连续三个星期看到这个高中生模样的女生跟着自己,只要没有海外行程,总是跟在他身后,不远不近,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朴智旻告诉自己不能跟私生计较,否则闹出来事情会很麻烦,可是他实在是被那双眼睛盯到无法忍受,他转身。

那哥哥呢,这么晚在外面好么。

我是男生啊。

是啊,因为是男生才有的秘密。女孩子说道。

什么意思。朴智旻变了脸色。

你应该懂得的吧。

朴智旻没时间跟她打哑谜,不再有耐性转身准备离开,女孩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离田柾国远一点吧,你们不可能的。

什么可能不可能。朴智旻额头开始渗出冷汗,他只是在佯装淡定。

不要去见他了。女孩第一次走近他,拉住他的袖子。

我是要回公司练习。他脸上的微笑被完全消磨殆尽,扯回自己的手匆匆后退几步。

哥哥你会后悔的。夜幕下女孩的笑容显得很诡异,还有哦,记得我叫智秀——

朴智旻再也不想看一眼,几乎是落荒而逃。

刚练习了半天舞蹈的田柾国坐在地板上,目光落在破碎不堪的手机屏幕上不舍得转开半寸,朴智旻心虚地坐在一旁从身后抱住他,脸贴在他的后背上。

别闹,等我把这一局玩完。田柾国一手放在他的手上,掰开他搂在自己腰上的手指,头也不回地继续看着游戏进度。

朴智旻想闹人,他跪在田柾国身后,侧头用脸颊去蹭田柾国的耳朵,然后用嘴唇去含他的耳环,呼出温热的气体,越发地磨人起来。田柾国感觉到他的不对劲,终究还是放下手机扳过他的脸颊把他抱在怀里吻他,手揽着他的肩膀抚囘慰似的轻轻拍了他几下。

怎么了。

没怎么。朴智旻撒谎,他的眼神分明是慌乱的,虽然田柾国的臂弯确实拥有让人安心许多的力量,可是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根本不够,远远不够。

你这样不太对劲。田柾国开始很认真地担心他是不是哪儿不舒服或者病了。

不要太关心我。朴智旻拨开他放在自己额头上的手,不然会让我觉得你喜欢我。

田柾国收回手看着他不说话,他凑上来同他耳鬓厮囘磨,嘴角的弧度扬起得随意。

他用着当初听到的内容和语气,反述道:柾国啊,我是个坏家伙,不要喜欢我。

5.

叮。手机发出消息提醒,朴智旻点开屏幕,弹出一个对话框,来自陌生账号,但是内容却一点也不陌生,那是一张他和田柾国依偎在一起的合影,照片上两个人非常亲密。

叮。又是一声提醒,消息自动弹出:
『拍得真好,我把这张照片发给他看了』

朴智旻急忙拨了田柾国的号码,系统提示无人接听,他瘫坐在地上,努力让自己冷静起来思考要怎么办。

另一边的田柾国也被吓了一跳,原本正在和金泰亨扯着郑号锡一定要看看刚买的恐怖片碟子,郑号锡推辞着说不要却被两个弟弟架起来扔在沙发上,整个观影过程充满了郑号锡的无助哭喊,直到金硕珍和闵玧其回来一个拿遥控器关掉画面,一个顺便拿抱枕砸了两下忙内line以示惩罚,随即一把拉着郑号锡进了房间。他打开手机却看到那张照片,手一抖又把手机给摔了,他慌忙捡起灭掉屏幕。

『我在看着你们』看到这里田柾国整个人的脸色都变了。

金泰亨拍手大笑指着田柾国:你不是说不怕么,怎么现在这么怕。

因为惹了玧其哥不高兴很严重啊。田柾国借口道,一边把抱枕向金泰亨扔过去,自己穿上外套随手拿了个包就出了门。

『你究竟是什么人』他回复过去等待。

『你为什么要跟踪我』十分钟后没有收到回信他又发送了一条,依然没有任何回应。

他索性关掉了手机,就这样看着渐渐暗下来的夜幕,突然不知所措,漫无目的地在路上闲逛,甚至忘记了自己连口罩和帽子也没有戴。就这么不知方向地在路上走着,在咖啡店买了一杯咖啡,边走边看。

虽然是晚上但是广场上人很多,还有年纪差不多的男生在街头表演唱歌跳舞,当音乐响起的时候他愣了一下,哇,原来有人表演自己的曲目了。他就像往常那样,无声的混在人群中认真看着。

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或许是在想起自己第一次来首尔的时候还那么小,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变了多少,没变多少。和很多很多的年轻人一样来到首尔,追求各种各样的梦想,每天在压力和竞争的夹缝中坚持生存,你没办法否认这就是人生。他开始分不清,自己现在,究竟是生存还是生活。

周围有女孩子认出他小声惊呼:哦莫田柾国!

他转头把食指放在嘴边示意请她们安静观看演出,直到一曲结束,他离开转而继续在广场上慢慢走着,他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像个孤独的灵魂游荡人间。

越来越多的女孩子鼓起勇气小声问他是不是田柾国,他让自己微笑着说是的,并且温柔地询问她们是否需要合影,然后看着她们眼神里欣喜而羞涩的光。

如果被她们知道,她们喜欢的田柾国,并不像她们所想象的那样怎么办。

那张照片不能被世人知道,那样的田柾国和朴智旻也不能被世人看到。他们会一起完蛋。可是他想起来朴智旻那种有点委屈的眼神,觉得心里闷闷的,像被人拿东西堵了胸口似的。

他们会一起完蛋。

田柾国停下来,打开手机,上面满满的都是朴智旻的未接来电,他点开其中一个拨了回去,接通后说:哥,找人来接我吧。

6.

很多时候世界并不是如同你看到的那样,它是立体的,有很多很多面,有很多很多颜色,黑白不可明,对错不可分。

朴智旻知道自己不该喜欢上田柾国,就像田柾国知道他们应该在产生身体上的关系之后在原地划线,谁都不许多跨越一步那样。

他开始有意独自在外面一段时间,等待那个叫智秀的女生的到来。事实上她很准时,朴智旻总是会看到她。

你最近在等我。女生笑着说。

我收到你发来的图片了,你从哪儿搞到我的联系方式的!朴智旻无法抑制心里的怒火,攥囘住她的手腕逼问道。我警告你不要再骚扰我,离我的生活远一点!

什么……什么照片……智秀被朴智旻攥得手腕很疼,脸上的五官变得扭曲,她不知道那是什么。

……不是你?朴智旻愣住了,他绞尽脑汁,那会是谁……

智旻——身后传来金泰亨的声音,他立刻松开智秀的手转身看着向自己招手的金泰亨。不是说买瓶汽水么,怎么买这么久。

朴智旻笑着说嗯,有事耽误了。金泰亨勾着他的脖子,走啦,我还想吃炸鸡跟我再跑一次吧。

朴智旻笑着说好啊,他转头看向后面,纵然是一片昏暗却也空空如也,哪里有什么女孩子的影子。奇怪。

什么奇怪?金泰亨好奇地问。

没什么。朴智旻撒谎说,他低下头,眉毛渐渐皱了。

7.

智旻啊,上次你拜托我查的范围太大了,真的不好办。经纪人向他抱怨。

朴智旻撒娇道,可是堂囘妹从小就走丢了,最近刚得到消息,我叔叔阿姨是真的很着急,哥不是有朋友在警局么,一定有办法查一下的对吧。

行了你自己拿去找吧,叫智秀的太多我真的没办法再帮你了。经纪人说着递过来一沓文件。

那就谢谢哥啦。他嘻嘻笑着接过档案袋回了卧室一张一张地查看。

结果没有一个是他见过的那个女生的脸。他渐渐失了神,终于决定点开那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回拨了过去。

无人接听。他开始不断地重拨,渐渐地听到房间里有微弱的振动声,他逐步向振动源靠近,拉开自己的柜子,掀开盖在上面的衣服,一个手机在里面有规律地振动。

朴智旻彻底呆在原地。

8.

听说最近我们JIMINxi身体不舒服了呢,可以了解一下是怎么回事么?采访中一位记者把话筒递过来问道。

田柾国在一旁听队长解释说,首先谢谢各位的关心,因为最近行程很多真的很辛苦,再加上智旻xi练习真的很刻苦,给自己施加压力太大,所以病倒了,近期回归活动将不会参加。我们成员们也真的很希望他可以注意身体,早日康复,尽快回来跟我们一起。

其他成员有什么要对JIMINxi说的吗?我们忙内柾国xi?

话筒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田柾国怔了一下,金南俊偷偷碰他示意专心点,他浅笑着说:希望智旻哥早日康复,我们成员们都在等你回来,fighting!

我看到你说的话了,在电视上。朴智旻看着田柾国说道,后者正在拿着水果刀给苹果削皮。得了你别削了再削就没苹果了。

没了就再削一个给你。

你削多少我吃多少,全吃光。朴智旻有点开心,可是他没敢太表现出来,那未免得意忘形。

饕餮。智秀坐在窗台上轻声说道。

闭嘴丫头!朴智旻怒道。

暴怒。她似乎不肯闭嘴,轻声吐出另一个词。

智秀还在这里么?田柾国转过头问他。

是,在窗台上坐着。朴智旻叹了口气。明明她就坐在这里,可是所有人都说根本没有别人。

你不要急。田柾国安慰道,他的眸子乖巧地低垂着,让人觉得于心不忍。田柾国把苹果递给他,伸手抚上他瘦了一圈的脸颊。慢慢来。

智秀的表情很不好。朴智旻说,他侧头看着智秀笑了一下,带着一丝获胜意味的傲慢。

田柾国不解。

那丫头喜欢你,所以她在妒忌我。

田柾国只当他在开玩笑,轻轻揉乱了他的头发。

她喜欢你,医生说她就是我。朴智旻看着他的眼睛安静地撒谎,可是我不喜欢你。

贪婪,色囘欲,饕餮,妒忌,懒惰,傲慢,暴怒。

你看,原罪有这么多。
你才是罪原。

所以他说,我不喜欢你。眼底里盛着水光,亮晶晶,也可怜兮兮。

万一我喜欢你呢。

没有万一。朴智旻咬了一口手里的苹果,眼泪吧嗒一下就落了下来。出息呢。他在心里嫌弃自己。

现在有了。田柾国凑过去跟他接吻。

智秀走了。朴智旻说。她有点生气。

她是妒忌。田柾国笑着捏了捏他的脸。多吃点,都瘦了。

朴智旻打开他的手,我是哥。

那也要快点好,我心疼。田柾国抱住他说道,语气撒娇似的。你也喜欢我吧,试试喜欢我,不行了再换也可以。

如果被捅破会完蛋的。朴智旻说道。

管他呢,田柾国笑着说,眼睛弯弯的,露出两颗兔牙。那就,一起完蛋。

做个好家伙吧,也试试喜欢这个世界,别讨厌了。

END
5817字
20160429

评论(1)
热度(24)

© 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