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Hello,this is a fucking guy.

another day

【飞咻/正太一点点】
zootopia里 尼克x芬尼克的设定
睡前童话 不需要智商
目的仅在于极圈cp需要he
祝观文愉快

*

by/k
20160327

从前在森林里,有一只红色的狐狸。

因为他是一篇必踢艾斯同人文里的主人公,所以他有个名字叫金泰亨。

跟小王子驯养的那只狐狸不太一样,他继承了母亲的皮毛,柔软光滑,颜色也是非常特别红色。

要怎样形容那样的红色呢,像初升的朝阳那样,刚刚离开地平线,从云雾中爬出的朝阳,比玫红更稳重,比正红更跳脱,比橙红更温柔,是只非常好看的狐狸。

他从来没有离开过森林,因为妈妈告诉他,外面的世界很可怕。他问妈妈哪里可怕。妈妈说会有拿着枪的猎人和他们布下的捕兽夹,以及各种各样的陷阱,说到这里妈妈一瘸一拐地离开他,临走前嘱咐让他在洞里乖乖等着不要到处走,一会儿回来会给他带一只鸡,他听话地等啊等,结果妈妈至今也没有回来。

一个人生活的日子的确很艰难,尤其是饿肚子的时候最难熬,他第一个星期到处扒拉家里剩下的存粮,可是还是饿到头昏眼花,直到后来慢慢好转,他靠着刚搬过来的邻居救济捡回一条命。

然后就这样整日等待,但是妈妈还是没有回来。

你妈妈可能是迷路了,对了你要不要再来根萝卜。邻居拍着金泰亨的肩膀说道。

谢谢你田柾国。金泰亨收回远眺的目光摆了摆手,不用了,给我来一朵蘑菇吧。

+

金泰亨做了一个梦,梦到妈妈回来了,他睁开眼睛看到洞口有一只狐狸的影子开心地跑过去,当他准备喊妈妈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没有在做梦。

那是一只白色的耳廓狐,也不是纯白色,靠近后腿的位置开始呈现一种微妙的渐变黄。他看起来小巧可爱,惹人喜欢。

金泰亨喜欢一切看起来可爱的东西,包括隔壁的田柾国以及眼前这只同类,他友好地伸出右手(?)露出标志性的四方嘴笑脸:你好啊小家伙。

事实证明小家伙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可爱,他带着那种毫无友好气息的面瘫脸伸出右手握住金泰亨,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用一个帅气的过肩摔把金泰亨摔在地上。倒在地上的那一瞬间,金泰亨突然觉得这个小朋友的身高如果仰视起来还是蛮伟岸的,只是一旦伟岸起来的话就不可爱了点。

我最讨厌别人说我小。小家伙缓缓说道。

等一等,为什么这声音听起来一点都不可爱反而这么低沉??

你……

我已经成年很久了。

啊……不好意思……金泰亨低着头道歉,我才刚刚成年呢。

对方似乎并没有想跟自己聊天的意愿,金泰亨挠着后脑勺问:啊,我还没有问你的名字呢?

白狐狸转过头看了看他说自己叫闵玧其。

你好啊,我叫金泰亨。他很友好地和闵玧其打招呼,你从哪里来?

城里。闵玧其语气还是那种冷冷的语调,他是被人卖到那里做宠物的,最后逃了出来。

那你往哪里去?金泰亨像是查户口一样。

不知道。闵玧其愣了一下,他还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被抓之前家在大洋彼岸,至于现在已经回不去了。

那你有地方住么?

闵玧其摇了摇头,他听到金泰亨说,那你住我家吧。

然后他点了点头。

+

提起自己家时,金泰亨是很骄傲的,那是我妈妈建的。

那你妈妈现在哪儿?闵玧其随口问道。

金泰亨的脸色一下子暗了下来,这个啊……她说要给我带回来一只鸡的,现在还没有回来。

闵玧其的耳朵一下子立起来,多久了?

一年多了。金泰亨想了好一会儿说。柾国说我妈妈可能是迷路了。

闵玧其想要说什么,可是看到金泰亨微微蹙起的眉头,不知不觉语气也温柔下来,是的她迷路了,但是她会回来的,说不定明天就回来了。他走过去用额头轻轻蹭了蹭金泰亨的脖颈,微微笑着,看起来又变得可爱极了。

是的,她会回来的。

+

在闵玧其看来,田柾国是这个世界上第二神奇的生物,之所以排第二,因为金泰亨排第一。

正常下的闵玧其是非常平静的,就像是毫无波澜的湖泊那样平静,一旦见到猎物又会突然拱起脊背冲上去,只想要以最敏捷迅速的力度咬断对方的喉咙。比如他第一次见到田柾国。

搞笑么,一只兔子提着装满了萝卜野菜和蘑菇的篮子进狐狸洞,不咬不是狐狸好么。

抱着这样的念头闵玧其扑了过去,虽然最后兔子跑之前自己被蹬了一脚,整个狐狸脑子懵逼地向后滚了几圈,最后跌在金泰亨怀里,正对上他不是很明白发生了什么的眼神。

你可是狐狸!闵玧其按耐不住脾气,因为恨铁不成钢的感情铺天盖地涌上心头,他真想扒开金泰亨的脑子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你作为一只狐狸,居然跟兔子做邻居?wtf?

兔子与狐狸是平等的,请你不要戴着有色眼镜看待食草动物。说着金泰亨从掉在地上的篮子里抽出一根胡萝卜来。

很好吃的,你要不要来一根?

拒绝,实力拒绝。闵玧其嫌弃得五官挤成一团,他觉得那玩意儿令人作呕,可是他没想到人是会被同化的,狐狸也是。后来饿的实在不行的时候,他接过了金泰亨手里的苹果,甚至还有田柾国送给他的胡萝卜。

+

就像人类电视节目里演的那样,叛逆的孩子远居深山哭着喊着要吃肉,闵玧其觉得自己再也无法忍受这样的生活,他冒着生命危险凭借灵巧的身体顺利地从猎人家里逮回来一只小鸡崽。

感谢上帝敬您爱您感恩哈利路亚么么哒。

他把鸡崽带回洞里才发现太小了,决定养大一点再吃,哦不,是跟金泰亨分享。

按理说应该会意外但是又一点都不意外的地方在于,金泰亨对这只原本吓得魂飞魄散不会叽喳一声的小鸡充满了喜爱,连看向他的目光也带着格外的治愈光圈。金泰亨太温柔了,温柔到小鸡完全放下防备,扑腾着小翅膀在他身旁打转,甚至告诉他自己叫朴智旻。

后来朴智旻说他想妈妈了,趁着夜色,金泰亨就这么把他送回了猎人家门口。

内心绝望。

闵玧其觉得自己这辈子都别想再碰一点荤腥了。

+

有闵玧其陪伴金泰亨觉得家里热闹了好多,虽然以前田柾国也会偶尔来,但是毕竟闵玧其是一只狐狸。想到这里,金泰亨嘻嘻笑着抱了抱闵玧其,被骂神经病啊你,然后低头在他身上蹭了好几下才走。

偶尔还是会想妈妈,闵玧其也和他平时说的那样,会回来,说不定明天就回来了。

虽然他们彼此陪伴着,又过了很多个明天。

+

田鼠先生开始忙着跑东跑西地准备,金泰亨问他在忙什么,他回答说是住在城里的老鼠亲戚要来他家做客。

住在满是人类的城里很棒吧。田鼠先生说起来一脸憧憬。

闵玧其摇了摇头说不,一点也不。

老鼠先生似乎很傲慢,他看起来像是某个集团背后的老总那样紧锁眉头,挑剔地看着森林里的一切,直到他看到金泰亨。

天呐,多么美的毛啊!他惊呼道。

金泰亨不是很懂他的意思,可是闵玧其攥起拳头。

这么美的颜色我只见过一次。老鼠先生说道,在街上,一个皮货摊上,猎人靠着那张狐狸皮赚了整整三百枚金币!你猜猜是谁买走了那张皮,国王的裁缝,裁缝大人说要为公主殿下缝制礼服来用……

闭嘴。闵玧其说道。

不不不你们听我说完,你们根本想象不到三百枚金币有多贵,那张皮,是有缺陷的,那张皮的后肢有伤,大概是被捕兽夹伤过,多可惜啊那么好的一张皮……

闭嘴。闵玧其再次重复道,他感觉到金泰亨的额头满是冷汗。

那么好的皮如果没有后肢的伤至少能卖到五百——

我叫你他妈的闭嘴!闵玧其扑了过去一把将老鼠先生按在爪下,呲着他锋利的牙齿,看起来恐怖极了,老鼠先生哆哆嗦嗦的,想挣扎却没有一丝力气可以反抗。

抱,抱抱抱歉……老鼠先生觉得自己要尿出来了。

放开他吧。金泰亨轻声说。

闵玧其仍然火冒三丈瞪着他。

玧其哥啊,放开他吧。

我不想放!

毕竟跟他没有关系。金泰亨垂着眼皮,睫毛像合上的门帘遮住他的眼睛,让人看不到,也猜不到他在想什么。

闵玧其松开了,老鼠先生仓皇而逃。

他是骗人的,我在城里呆了那么久从来没有听过国王有一个公主,那不可能,他在撒谎……你不要难过……闵玧其越说声音越小,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突然很害怕金泰亨会哭。

金泰亨没有哭,他眯起眼睛微微笑着说,谢谢你。声音也是轻轻的,里面夹杂着喑哑,像是哽咽,但是又不是。

奇怪,闵玧其又突然很希望金泰亨可以哭出来,可是他没有。

金泰亨背过身子,坐在地上,不再看洞外的世界。闵玧其走过去在他身旁坐下,握住他,抱抱他,拍拍他的肩膀,说没关系的。

没关系的,我们还有明天,说不定明天就回来了。

闵玧其说,我们还有明天。

我们。

END
3077字

评论(5)
热度(33)

© 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