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Hello,this is a fucking guy.

倒闭马戏团

【正太】

狗血恶俗ooc

童话故事 只谈爱情

胡说八道有病系列

给你们点首喜庆点的bgm #江南皮革厂倒闭了#

祝观文愉快



by/k

20160403


0.


全国最大全国最大/全国全国最大马戏团/饼干马戏团倒闭了/

王囘八蛋王囘八蛋黄鹤老板/吃喝嫖赌吃喝嫖赌/欠下了欠下了3.5个亿/带着他的小囘姨子跑了/

我们没有没有没有办法囘办法/拿着道具抵工囘资工囘资/ 

原价都是100多200多300多的道具/统统20块/ 

20块20块统统20块/ 

统统统统统统20块/ 


1.


我说啊,我喊了半天了你也喊啊,天天听你嗓门不也挺大怎么就干不了正事呢。这是我在十分钟之内第三次对他抱怨。


他也不管,只知道跟个大囘爷似的靠在身后的稻草堆上囘翘着二郎腿,看得我真想走上去踹他两脚。

我是低音炮声音出不去啊,再说吆喝这种事我哪儿行,得您来,您看您一嗓子嚎下来,刚不卖出去个球么。


站太阳地儿俩小时我就卖出去一个球我他囘妈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没办法生意太差,我愤愤地一脚踹在那堆破烂道具上,挥汗如雨我也不敢伸手摸一下脸,怕粉花了。


那您就不说啊,收摊吧,人说今儿有雷阵雨。他从草堆上爬起来拍拍屁囘股,裤脚随着他的站立而下放了几寸,然而并没有什么用,肥囘大的紫色西裤依旧才到他小囘腿肚下面没多少,还是很滑稽。


怎么可能有雨,刚刚还大太阳——我话还没说完,一大滴水滴从不知道什么时候便乌云密布了的天空掉落下来,无情地砸在我脸上,跟扇了我一巴掌似的,弄得我整个人懵逼,倒是他反应挺快三下两下把摊上的东西一包抱着去一边躲雨了,一边喊我:跑啊你,愣着干什么!


我如囘梦囘初囘醒跟着他,最后终于跑回我们的帐篷里,钻了进去,我们都淋成了落汤鸡。他脸上的妆已经全花了,红的黑的白的灰的统统混在一起,一道一道溶了颜料的水流顺着脸流淌,剩下浑浊的印子,我可能跟他一样,因为我们互相指着对方笑得捂着肚子瘫倒在地上,最后也不在意了伸手抹去脸上的水,笑得肆无忌惮,脸上的颜色糊成一团。


可是笑着笑着又都没音了,躺在地上半天不说话,身上的衣服一滴一滴往下淌水,我连笑都笑累了,可能他也是。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站起来脱囘下那件不合身且湿囘淋囘淋的紫色西服,挂在一边的架子上,自己走到里面的隔间换了干燥的衣服出来,脸也擦干净了,往我脸上扔了一块干毛巾嘱咐我小心感冒走出门去,我知道,他去看他的人鱼了。


2.


我是一个小丑,表演一些滑稽马戏,我没有名字,因为个子小被人叫做小矮子。


除了我之外还有一个小丑,他也没有名字,但是他给自己取了个艺名叫V,他说那是胜利的意思。


我们常常在一起搭档,当然也不总是。V刚来马戏团的时候才十二岁,又瘦又小,像根小麦色的豆芽菜。每天跟着马戏团全国各地奔波,我们都太忙以至于没办法好好休息,他那时正是长身囘体的年纪,总是正睡着被人捞起来,脸上画上夸张的小丑妆一脸懵逼地穿着黄鹤扔给他的那件紫色西服。那是黄鹤穿剩下的旧衣服,黄鹤很胖,他穿上那衣服里面还有一件绿色的马甲,又丑又蠢,又宽又大,不过这样的服装很适合我们的身份。那时他出现在人们面前甚至什么都不用做,单单只是站在那里就引得一片哄笑,然后他会不知所措起来,窘迫的样子更容易触囘碰人们的笑点。


不过后来就不一样了,他渐渐长大,个子越来越高,虽然他还是很瘦,那条紫色的西服裤子依旧需要抽皮囘带固定,不过已经变得越来越短,甚至短到了他的脚踝上方,原本长出他胳膊很多的上衣袖子也不再能遮住他的双手,他活泼开朗,学会了在人群面前如何灵活自如,偶尔还会代替驯兽师主持节目,甚至喂养一条人鱼。


在我们的马戏团里,除了黄鹤,每一个人都需要兼囘职饲养动物,否则是照顾不过来的。在饲养各种动物里也是分着不成文的地位,帅气的驯兽师原本工囘资最高,被黄鹤安排去驯养高贵的狮子老虎;黄鹤的小囘姨子负责喂那些毛色漂亮又听话的小狗;打杂的珍妮照顾百灵鸟和鹦鹉之类的禽鸟;其他一些干净点的动物都被其他人负责了,小丑是最低等的,负责最累和最脏的活,要去喂马和猴子,我每天晚上都需要爬起来给马喂该死的夜草,以及给猴子扔香蕉的时候被抓几道疤痕。但是V太受欢迎了,哪怕他是个小丑,所以喂养人鱼。


我做梦都想去饲养人鱼,他们干净安静,珍贵稀有,全世界不知道能有几条,但是黄鹤搞到了一条,交给V来饲养。V照顾他很久了,从他十五岁的时候被人抓来马戏团,V十七岁,到现在已经有四年了,V亲囘昵地称他为自己的,事实上那是黄鹤花了大价钱买的,才不是他的。


那条人鱼,是个男孩子的样子,眼睛漆黑发亮,同样漆黑的短发湿囘淋囘淋的黏在额头和脖颈上,是V给他剪的,V说太长的话会缠到自己担心他受伤。人鱼的性格很平和,我猜他们没有声带,所以他总是安安静静地在大大的玻璃缸里,用那双指间生了蹼的手贴着内囘壁打量外面的世界,以及那群好奇围观自己的人。


V跟那群人不一样,没有把人鱼当成稀有的低等生物,甚至神囘经兮兮地给他取名字,叫他Jungkook,摸囘着他湿囘漉囘漉的脸颊叫他“我的男孩”,或者勾起食指像逗那些毛绒绒的小型哺乳动物一样,挠一挠Jungkook的下巴。


3.


Jungkook曾经是整个马戏团的台柱子,全国数不清的人为了购囘买我们的门票,只为了一个少年模样的人鱼,虽然曾经有人是遗憾的,他们高呼被欺囘骗了,说那根本不是人鱼,不过是个十几岁的男孩子套了一条人造鱼尾巴。


于是,为了马戏团的信囘誉,黄鹤当了那些人的面叫人把Jungkook捆绑起来,从水缸里抬了出来,捆绑住他的手臂。我看得出来他们用了很大力气——人鱼的皮肤就像海里的鱼一样分囘泌了一层粘囘液用来保护,非常光滑,绳子也极其容易逃脱,所以他们捆得非常紧,红色的勒痕在Jungkook白囘皙的皮肤上看起来触目惊心。


接着黄鹤拿出了一把匕囘首,Jungkook看起来很不安,他皱着眉在地上扭囘动,灰土粘附在他的身上,变得很脏,可是面对着一众看热闹的人群,他突然放弃了挣扎,就那样脏兮兮地躺在地上,嘴巴一声不吭,眼神哀怨不已。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尚且没有卸妆的V站在那里,藏在人群背后的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


他和他都一动不动,即使匕囘首插囘进Jungkook坚囘硬的鳞片中,狠狠地剜下来一块,鲜血迅速从创口囘中溢了出来。围观的人群很满意地四散而去,只剩下受伤的人鱼和马戏团的职员,黄鹤扔掉手中的匕囘首,拍了拍身上的灰。把这些收拾了吧。他看着V说道,语气像是要他扔掉一张废纸屑那么简单,说完就离开了。脏兮兮的人鱼没有在水里的优美和灵气,像所有海鲜摊上卖的鱼那样散发着一股腥味,半死不活,奄奄一息。


V低着头,脸上还是滑稽的笑脸,鲜红的大嘴唇角上扬一直被勾画到耳际。他好像很难过,但是妆容的掩盖又让人看不到他难过。他走过去弯下囘身囘子,也不管一身灰泥的人鱼触感是否让人反胃,抬起Jungkook的手臂搭在自己肩上,用囘力把他的男孩抱起来。他至今还记得那天Jungkook冰凉的身囘体在不停地颤囘抖,伤口处的血液没有完全凝固,跟灰尘糊在一起,一定疼极了。


他给他打了一桶温水洗去身上的污泥,还有血迹,用手小心撩着水。他浓囘密的长睫毛湿囘了眼泪黏成一团,脸上的粉被水渍晕开,成了熊猫眼。Jungkook抬起手给他擦了一下眼泪,一双大眼睛明亮又温柔,张了张嘴巴却又无声地看着他。V抬起衣袖用囘力抹了一下脸,这下彻底花了,他抬起颜料糊成一团的笑脸看着Jungkook,嘴巴咧作可爱的矩形。


没关系的。他安慰着他的男孩。


不信你看。V用手指把自己脸上的颜色画开弄得更加混乱可笑,做出鬼脸,逗得Jungkook终于眯着眼睛笑起来,露囘出的两排白牙又像是乖囘巧的兔子,安静地笑着。


洗干净后V给玻璃缸内的水换了干净的,在里面撒了些药,把Jungkook抱了了进去。起初Jungkook似乎不太喜欢水里的药味,但是V安慰他,说会好得快,然后看着他不再多言语,直到他乖乖地潜进水面下,像往常那样扒着玻璃看着金泰亨,脸侧的鳃片微微扇动,嘴巴一张一合吐出气泡,看着气泡晃晃悠悠浮上水面然后啪的一声轻轻碎开。


V站在他的对面,隔着玻璃把手贴在他的手上,指尖轻轻敲了敲缸壁示意Jungkook看过来,轻轻地在玻璃上印下一个吻,他不知道Jungkook会不会懂,做完又羞涩地用袖子把玻璃上的印记用囘力抹了几下擦干净,转身准备离开。


背后突然哗啦一阵水声,一双湿囘淋囘淋的手臂伸过来把他揽在怀里,弄囘湿囘了他的衣服。


花了脸的小丑终于无法忍受,双手捂着脸无声哭泣起来,背着身囘子靠在人鱼怀里,谁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4.


不久之后Jungkook的伤好了,毕竟只是一片鳞片而已,况且人鱼的伤口愈合速度本来就快。对于黄鹤来说,一片人鱼的鳞片换来成倍多的客源,太值得了。


而那片坚囘硬的在阳光下会反射囘出银光的鳞片,被黄鹤拿去拍卖赚了不少钱,虽然再多的钱也被他挥霍一空。至于现在,马戏团的生意日渐萧条后来倒闭了,他早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跑路了,马戏团里的所有人都四散一空,只剩下V和我。


动物们都被卖了,一天一天被运往动物园,Jungkook被以更高的价囘格转手给一位富豪先生。我曾经喊过V让他跟我走,可是他固执地不肯,非说再等等,万一那些被派来接Jungkook的人未抵达之前,他没人照顾出了事怎么办,没办法,最后我答应他在这里摆摊卖那些破烂道具,我知道他只是舍不得Jungkook。


今天是Jungkook要被接走的最后一天。我用V刚刚扔给我的毛巾擦了擦头发和脸,也换了身衣服,随便找了些剩下的食物来吃,我开始担心自己接下来的人生。吃得差不多,我去叫V过来,他大概也饿很久了。走出帐篷发现雨势小了很多,再往后去穿过窝棚的过道,我看到V坐在玻璃缸边上,抱着Jungkook低声絮语。是啊,毕竟他陪伴了他整整四年。


人们说下雨的时候最害怕离别,因为我们同人离别时总要说一句,切莫将我忘了,可是一旦下了雨,雨水会冲刷掉所有的痕迹,我们的愿望恐怕也要破裂了。我抬起头,盼望雨能停,V不会希望Jungkook忘掉他的。视线从天空重新转移到V身上的时候,我看到他跟Jungkook在接囘吻,闭着眼睛,很温柔,很细碎,但是又很深沉的那种,像两个相爱的恋人那样。


其实素颜的V是个很好看的男孩子,他又高又帅,拥有齐耳的金色短发,鼻梁高囘挺,生得明朗极了,连眉宇之间都透着一种清新和阳光。Jungkook也很好看,跟V的小麦肤色不同,他因为不常见光皮肤很白,眼神常常是温柔平和,看着你仿佛能透过你的身囘体看到里面的灵魂,尤其赤囘裸囘着的上半身健康结实,观众席上曾经会有很多女孩子被他迷得尖囘叫,然后扔过来一枝一枝红色的玫瑰花。


他们在一起确实很美好,像童话故事里的那样,可是如果在现实也想美好的前提在于,他们并不非如同现在这样——一个是拥有双囘腿的小丑,一个是生着鱼尾的低级生物。


我不知道要怎么来形容当时的感受,是应该嫌恶,惊讶,又或者说是觉得猎奇。但是事实上我脑中是一片空白,最后我转身离开了,默默地烧开一壶热水,倒进保温壶里,我爬上囘床决定睡觉。


5.


你睡了么?天黑的时候V回来走进房间在他的床囘上坐下压低了嗓音问道。


还没。我答。


黑囘暗中模模糊糊可以看到他躺下的影子,他问我为什么没有睡。


我说我在思考人生。


具体呢?


具体就是明天吃什么,我想吃什么,我能吃什么,以及我要怎么才能吃到我想吃的东西。


他扑哧一声笑出来,继续问:那吃饱了呢,要干什么?


我需要找个女孩结婚生子,我想有一个家。我叹了一口气,我已经在外囘流浪太久了,我是个没有家的孤儿,我想要一个家。


你有喜欢的女孩么,或者说有没有过?


珍妮,我在黑夜里笑着说,我喜欢珍妮。我喜欢她亚麻色的长发,和笑起来眼角会明显的那几颗小雀斑。可是我是个矮子,一个天生的侏儒,配不上她,一直把这份暗恋藏在心里,直到她被乡下的父母接回家去嫁为人囘妻她都不知道有这回事。


V听我说着有些悲伤的往事,沉默着。


你喜欢Jungkook。我对他说,不知道该用什么语气,也许是疑问也许是肯定。


他说是,很不可思议吧。


有点,但是也没什么。我的语气里有一半是安慰。


我真没用。他低声抱怨道,原本低沉的嗓音多了几分沙哑,我听到了浓重的鼻音,他哭了。


不是的。我安慰他说。


我没有能力保护他,不管是他被人剜掉鳞片的时候,还是现在被卖出去的时候,我没有能力……我真没用。他像个小孩子那样哭泣。


你知道么,传闻说,有鲛人者,其眼能泣珠。你可以让他哭,然后拿珍珠去卖,换了钱就有能力了。


不那不可能,他吸了吸鼻子说,再说了,我不舍得他哭,这么多年他一次都没哭过,传闻应该是假的。


所以你也不是很没用,至少你没有让他哭过。我从床囘上爬起来,走到这个孩子面前拍拍他的肩膀。


可是我没办法留他在身边继续照顾他……


你们逃吧。我说道。最好你们逃到海边,隐姓埋名。


6.


事实证明我的智商跟我的身高成正比。


半夜的时候雨停了,我牵出马来套好缰绳,V把木桶抬进马车棚里,装了水后把Jungkook放进去,嘱咐了几句,自己跳上去驾着马车离开,我转身去了另一个方向,虽然不知道该去哪里,但是最坏的结果跟现在也不会有太大差别,四处流浪。


富人家的家丁到了这里发现空无一人,包括那条人鱼也不见了,他们报了警。


因为是有权有势的人,警囘察很快在全国各地发布通缉令,我靠扮成几岁的孩子蒙骗世人,躲进了山里,被一双年老无子的夫妇收养,最终一辈子以儿童的身份苟囘且囘偷囘生。


至于V,我在心里祈祷他们不会遇到抓囘捕,毕竟他们是无辜的,什么都没有做错。


可是故事好像总是不能如同我想的那样发展。


天亮时雨又开始越下越大甚至连绵下了几天,V被警囘察发现了,他抱着Jungkook在悬崖边上僵持,最后一跃而下跳入海中。


Jungkook在暴风雨中兴囘奋又快乐,真真的如鱼得水,可是V从来没碰过水,在海水中上下反复扑腾。Jungkook这才意识到他的不对,奋力游过来想抱住他将他托出囘水面,可是滔天的巨浪将他们冲散,卷着Jungkook拍到了悬崖脚下的巨石上,他晕了过去。


渐渐的V没了意识,身囘体沉了下去。


那是无边界的黑囘暗和冰冷,是无止境的沉没和下落。缓缓的,寂静的,绝望的,大海吞噬掉他的身囘体。


不见了。


7.


后来有人在附近海域岸边捡到被海水冲刷上来的珍珠,赚了不少钱,越来越多贪婪的人为了珍珠去往那里,也渐渐有谣言流传出来,有人说看到了人鱼。


渔民争相出海想捉到传闻中的人鱼卖个好价钱,最后都空手而归,以至于渐渐的,人们将这个谣言重新遗忘脑后。


没有人记得那里曾经有珍珠,有人鱼,更别提还有一个丢囘了性命的小丑。


末者太过卑微,一文不值,只会在马戏团里卖笑供人们取乐,甚至连流泪的资格都不具备。如果掉眼泪的话,会被老板责罚鞭打,毕竟没人想看小丑哭,更没有人会在意小丑哭。


这个世界是欢乐的。


END

5480字


评论(8)
热度(75)

© 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