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Hello,this is a fucking guy.

坚定的锡兵

【南糖/南硕一点点】
照原著改编的童话 
狗血恶俗ooc 不谈其他只谈爱情
祝观文愉快

by/k
20160318

0.

要不要听一个荒唐的童话故事。

1.

在我小时候,我是指在菜市场摆摊卖冰糖葫芦之前的小时候,大概七八岁的年纪,拥有过一件玩具。每个小孩都会有自己的玩具,我哥哥,我还有我妹妹都有。

我哥哥的玩具被装在一个木匣子里,黑色为底色上漆,上面刻的有欧式花纹还有几个字母,我依稀记得那是意大利圆体字,虽然我什么都不认识,被刻下来的地方还涂上了金色的漆料,即使现在看来既朴素又土气,当时在我们眼里也是华丽得不得了的宝贝。在我们生日的那天,我们三个人是不同年的同一天出生的。妈妈把盒子打开,我惊讶地喊了出来:锡兵!

他们都穿着一半红一半蓝的制服,英气十足又威武,胸前还印着特别小的名牌。

我看过安徒生的童话,这个老头讲过一个很出名的关于锡兵的故事,虽然他们都面无表情地躺在盒子里,一动不动的,但是哥哥还是激动不已。

哥哥你看,这个小兵少一条胳膊。身旁的妹妹拉着我的衣服说。

我仔细地看发现并不是少一条,这个锡兵的左臂比其他的要短一些,但是他仍然站的直直的,目视前方,右臂与其他人一样扛着毛瑟枪。他的名牌上写着——哥哥装作认识的样子,其实那是妈妈告诉他的,那三个字是金南俊。哥哥对我们说南俊的左手是要像虎克船长一样,装上金属利钩,所以才比其他人短的。我知道他在撒谎,他只是担心自己的玩具有缺陷被人嘲笑,小孩子的自尊心是很奇怪的东西。

妈妈那我跟妹妹的礼物呢?我和妹妹都有点等不及,妈妈刚把盒子递过来,妹妹便迫不及待地拆开包装,那分别是一个八音盒和穿着水手服的玩偶。妈妈说玩偶是给我的,她示范着扭了几下玩偶的发条,他便低下咧开嘴巴笑着的脸,摘掉头上的小圆帽子开始鞠躬行礼,一遍一遍的,直到发条松掉他才停止,我觉得他很有趣。

剩下的八音盒是妹妹的,她打开盖子,里面有一个戴着王冠穿着金色宫廷礼服的小王子,旋转发条会随着音乐旋转。我不是很理解为什么女孩子们总是喜欢头戴王冠的王子,隔壁的小花姐姐也想在长大以后嫁给白马王子。说实话我们男孩子更喜欢他们头顶的王冠,看起来比较威风,比穿了制服的锡兵还要威风,这是真的,不信你看,那个叫金南俊的锡兵就有偷偷盯着小王子的王冠看。我装作没看到他眼珠动了一下的样子。

2.

金南俊喜欢那个八音盒里转圈圈的小王子,这是整个黑色木匣子里所有锡兵都知道的秘密,虽然我们都不知道。

二十五个锡兵常常被我哥哥拿起来摆成方阵打仗,很多时候他会把我的闵玧其借过去凑数,说这样的话就给我副将来当,他说我太笨了将军只能让他来当。哦,我还忘了说,我给我的玩偶取了名字叫闵玧其,虽然他看起来很废柴,总是笑得很甜就像那个只会转圈圈的王子一样看起来根本没有一点战斗力。

开战的时候,几乎所有的锡兵都很听我哥哥的话,专心致志地目视前方,只有金南俊的身子总是转向八音盒那里。不过当时我不知道他不是在看王冠,而是在看王冠下面那张脸。

我跟哥哥每天都这么玩,妹妹就坐在一边抱着家里那只白猫打开八音盒的盖子,跟金南俊一样看小王子,至少在她玩腻之前她都不厌其烦,甚至用那个在学校里给过她糖吃的学长的名字命名了他,她叫他金硕珍。

等到天黑了我们都要去睡觉的时候,妈妈会把我们的玩具都收拾妥当,放归原位,我不知道他们会在接下来的时刻干什么,因为我睡着了。

3.

暗恋是一件特不容易但是又特别甜蜜的事,别问我怎么知道的,如果被我妈听见我暗恋隔壁小花姐姐我就死定了。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所有的玩具都会趁着我们不在,从自己原本的位置跑出来玩耍,包括哥哥那二十五个锡兵,金南俊因为手臂残缺的原因,总是仅仅从匣子里爬出来,站在桌子边缘,看对面桌子上打开了盖子的八音盒。

闵玧其坐在他旁边桌子边缘冷眼相看,其实闵玧其一点都不废柴,他只是每天当着我们的面笑得很甜,没人的时候他面无表情,或者说冷若冰霜。

哎你看到那边那个转圈圈的小王子了么,他多好看啊。金南俊忍不住炫耀,可是明明他只是个暗恋者,又不是拥有者。

闵玧其没法否认,八音盒在窗边桌子上放着,笼了一层白纱一般的月光,本来就光彩照人的金硕珍此刻简直是闪闪发亮。他点了点头,全世界都快知道你喜欢他了。

金南俊嘿嘿笑着,那也不要告诉他,我是一个士兵,不能顾及这些儿女情长,再说了他是戴着王冠的王子,我配不上他。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残缺的手臂,低声说道。

说心里话闵玧其觉得金南俊这样很滞涨,但是他想到恋爱中的人智商普遍都会下降,还是原谅了他。你是怎么喜欢他的?闵玧其问道,他有点好奇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金南俊放下手里的枪,扭过头看着闵玧其,手放在胸膛左侧的地方:就是这里,你知道么我看着他的时候,会觉得这里有种特别熟悉的温热的感觉,就像现在这样。这种感觉我只有在锡块被融化倒进模具的时候才经历过,我现在就像经历了一次重生。

闵玧其低下头把手放在自己胸膛左侧的位置,他看过我的自然课本,因为我装成老师给他讲过课,书上说那是心脏的位置。真奇怪,他现在也有这样的感觉,他的胸膛是锡块融化做成的,现在那里热热的,不会觉得不适,但是胸膛深处温度在不断升高。

可是他刚刚只看了金南俊一个人。
他喜欢金南俊。

得出结论后的闵玧其被自己吓了一跳,他看了看身边站得笔直的金南俊,难以置信地晃动了几下垂在半空中的双腿,又细又白的小腿从短裤里露出来,膝盖上露出同样白皙的关节,在黑暗中看起来是微弱的淡白色。可是谁让他坐在黑暗中呢,金南俊看不到他的。很多的人会拥有一双黑色的眼睛,却只能看到光明。

在相当的程度上,他们突然间变成了统一战线,他和他都是卑微又渺小的暗恋者,都立在黑暗里,谁都不肯向有光亮的地方多迈出一步,把自己的一切都暴露在光下忍受众目睽睽,还不如藏起来谁都不知道谁。

4.

喂,当兵的,我叫你呢。白猫被妹妹宠坏了,脾气很差装得像是这家管事的主人,它语气凶狠地威胁金南俊,金硕珍是我的,如果你敢再看一眼你就死定了。

金南俊没有理会它,他仍然站得直直的,被哥哥移到另一个位置准备开战,把闵玧其放在金南俊的身侧。

断胳膊的那个!白猫蛮横无理地叫了一声。

吵什么吵!滚一边去!哥哥被它的喵喵叫声搞烦了,伸出腿要踢它,一边喊着妹妹过来把这只该死的猫抱走。

它那么可爱你干嘛凶它!妹妹尖叫着抱走了猫,她总是会被这只猫的表象欺骗,我讨厌她这一点。

它真该死。哥哥抱怨道。

它在威胁金南俊。我一边说着一边扭动了闵玧其的发条,看他笑得一脸明媚灿烂,一遍又一遍地对着我鞠躬行礼。

你这个白痴在做什么!我们要打仗了你现在在让他鞠躬行礼?真搞不懂你每天在说什么蠢话。哥哥把我用力推开,我被摔倒在地毯上,揉了揉被摔疼的屁股,我很愤怒,一把抢走了我的水手服小玩偶,对他吼道:玧其是我的!

你的你的!谁稀罕你的破玩偶,只会笑着弯腰不会打仗有什么用!

你的南俊不也是,明明就是缺一只胳膊拿枪都拿不稳,你偏偏撒谎说是虎克船长,你的更破!我的愤怒让我口不择言,歇斯底里。

那你连着这个垃圾一起滚开啊!跟那只该死的猫一样滚远一点!哥哥被我彻底激怒,把金南俊用力扔出门外。

我鼓着嘴带着我的闵玧其走出门去,在心里诅咒他最好被那只猫给抓得皮开肉绽,死掉才好, 我难以置信地对我的亲哥哥也异常恶毒。不幸的是很久以后我才知道那只白猫只会放狠话,除了装模作样地喵喵叫几声它什么都不会,亏我对它寄予厚望。

玧其啊,我们离家出走吧。

5.

事实证明我正如我哥哥口中所描述的那样懦弱且容易心软,出门看到地上的金南俊,我没出息地捡起了他,和闵玧其放在一起,决定带他们一起逃走,我懒得听他们在聊些什么。

我得走我该走的路,书上说,要顺着右手边第二条路,一直走到天亮。我抬头看了看落日,已经是黄昏了,我在公园的长椅上坐着等待天黑。闵玧其和金南俊一个坐着一个站着,就在我的身旁,和我一起看日落。

我鼻子有点酸,我没出息我辣鸡我怂蛋晚期我被我哥骂了一顿我就想哭,我看着落山的夕阳,越看越难过。太阳完全不见影子的那一刻,我让闵玧其站起来,给他上了发条。他真做作,在我面前还是笑得很甜,顺着发条听话地摘掉帽子行礼,金南俊看着他表情有点凝重,我抱歉地摸了摸他们两个人的头,疲倦地靠在椅背上睡着了。

一睁眼我是躺在自己床上被爸爸从床上一把捞起扒了裤子一巴掌抽醒的,疼得我嗷嗷大哭,一把鼻涕一把泪,他一边打我一边吼我为什么乱跑。我完全忘了金南俊和闵玧其在哪儿,他们被我留在公园的长椅上,最后跌落在草丛里。

都怪我,我懊悔不已。

6.

离开了家里金南俊躺在冰冷的草丛里,他突然有点怀念那个跟其他二十四个兄弟一起睡的黑色木匣。他叫着闵玧其的名字,问他还好么。

闵玧其觉得膝盖疼,他皱着眉说还好,不过可能关节摔坏了。他的帽子也不见了,这下上了发条行礼的时候就没办法表演脱帽了。

金南俊摸黑着走来,天是阴天,一颗星星都没有。还能动么?金南俊问道。

不知道。闵玧其说实话。金南俊把他扶起,他想摆摆手说不用扶了,结果才迈开步子腿一软跌进金南俊怀里,觉得心脏砰砰跳着,好像上了发条一样,乱响个不停。

要不我背你吧。金南俊不知道那种砰砰的声音从哪里发出来的,他只是觉得那种感觉再次袭来,这里没有金硕珍,可是他奇异地体会到了重生,对此他对原因好奇不已。

怎么回事啊。金南俊很疑惑。

你……还要回去么?闵玧其趴在他背上问他。

嗯,我得回家。

因为金硕珍么?闵玧其心里面有点酸。这不是废话么,小花姐姐要是喜欢别的男生我心里也酸。

出乎意料的,金南俊摇了摇头,不是的,虽然我得回去,但是不是因为他。

金南俊还没说完,一只野猫跑着过来用鼻子闻了闻他们两个,最后叼在嘴里跑开,闵玧其发誓他最讨厌的动物是猫没有之一。他们被带进了一处猫窝,被四只小猫围得团团转,爪子拨来拨去。闵玧其身上的深蓝色水手服在地上摩擦得掉了漆,金南俊几乎晕头转向,却依然用右手抱着那把枪。

幸运却又不幸的是,一位常为野猫投食的老妇人发现了他们,她捡起他们,在自己褴褛的衣服上蹭了蹭,弄得干净些,拿回家给孙子玩。小孙子很喜欢金南俊和闵玧其,他转动闵玧其的发条看他行礼,虽然膝盖受伤还丢了帽子,他那一套绅士好看的动作,只剩下了挥舞的手臂和弯下的腰。

在一旁的金南俊看着他笑得那么甜觉得胸口闷闷的,没来由的心疼。为什么啊,带着这样一身伤痕累累,他还要笑得那么明朗甜蜜。可是有这样的想法,他觉得自己愚蠢得可怕,他们是玩具啊,被生产出来的使命便仅仅是,为他们的主人带来欢乐而已。大家都喜欢带着笑脸的人,玩具也一样。

又一个夜深的时候,站在小孙子床头的金南俊弯下身子,轻轻吻了坐在他身旁的闵玧其的嘴唇。闵玧其一个懵逼从床上滚下摔落在拖鞋里,金南俊慌忙跟着跳下去问他有事没有。

你他妈干嘛亲我!闵玧其又羞又恼。

我应该喜欢的是你。月光下金南俊眨了眨眼睛,我们逃回家吧。

7.

你知道为什么我会有那样的感觉么,那是因为我每次看他的时候,身旁都站了一个你。金南俊说。可惜他出来一趟才明白,胸膛里有喜欢的感觉,是因为喜欢的人在身边。

闵玧其趴在他的背上,不动声色地听他说着,不予回应,但是又全是默认。这样不也挺好的,他喜欢的人也喜欢他。

可惜我不够好。金南俊低声遗憾地说。

没关系,我也一样。闵玧其终于回了他一句。

是啊,他们很多地方都一样。

那么我们回家吧。金南俊看着脚下的流水,从这里顺着水流就能被冲到家的方向了。

嗯。

玧其啊。

嗯?

你记得抓紧我。

8.

哥哥哥哥你看我带什么回来了!刚从河边玩耍回来的妹妹大呼小叫,我精神一直很差,并不多想理会她,一边点头附和,转身进房间想要睡觉。

是你的玧其啊!她跳起来抓住我的手臂,拿起来给我看。

我以为我看错了,接过来发现真的是闵玧其,他看起来很狼狈,我不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只看到他被金南俊背在背上,腿上好像受了伤。

嘻嘻嘻,还有哥哥的南俊!她兴高采烈地把金南俊拿过去想要给哥哥看,却被哥哥呵斥了一顿,我知道哥哥还在对我那句话耿耿于怀,他是个死要面子的人,可是我没想到他再次把金南俊从手里扔了出去,这次是扔进了壁炉。

几乎是一瞬间,金南俊被火焰吞噬了。当我意识过来跑到壁炉前时,我发誓我没有撒谎,不是我失手把闵玧其落在地上,而是他自己从我手里跳了下来滚进了火焰里,跟金南俊一样,他们在融化。

我手忙脚乱甚至往火里伸手想救出他们,结果被烫得我迅速收回手,已经起了一个泡。我哭着推着我哥哥对他喊你杀了他们!他大声反击喊我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我们推推搡搡居然打了起来。

有人说最强大的时候不是攻击别人而是在保护什么东西的时候。我猜我那时候一定很强大。最后我和哥哥脸上都挂了彩,像两只斗鸡,被父母拉开,各自挨了一顿揍。

9.

第二天我被母亲惩罚清理壁炉,扫去那些碳灰,我捡到一颗小小的锡心,紧紧地攥在手里不肯丢掉。

我哥哥骂我是神经病,说我是家族的耻辱。

我没有理他,在后院挖了一个小小的坟墓把这颗心埋掉。如果你那时来我家,被别人说是疯子的,在后院里眼圈红红跪在地上的男孩子就是我,最后我在坟顶上放了一朵雏菊。

哥哥的二十五个锡兵是用一块锡块融成的,在此之前,玩具厂用这块锡块的一部分给一个玩偶做了心脏。

多神奇啊,他们原本是同一部分。

10.

后来哥哥的二十五个锡兵和我的玩偶,都变成了拥有过,因为我们都不再拥有了。

END
5177字

评论(7)
热度(13)

© 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