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Hello,this is a fucking guy.

reset

【糖锡】
其实本来是打算当生贺的但是我当时没写完
又名奔跑的嘻嘻 恶俗狗血 辣鸡文笔
写写改改不容易 我请各位爱护我
祝观文愉快

by/k
20160306

 

0.

郑号锡,要闭馆了,看看里面还有没有人通知一下吧。

哦,好。郑号锡说着往里面走,一边喊着:还有人么——要闭馆了。同时在每一排书架之间都查看一遍,以防有戴着耳机的人看书太过认真,最后因为没听到被锁在图书馆里面。他从A走到Z,然后上楼查看二楼,从头走到尾地一遍又一遍重复。

多亏了他,几个在二楼上架的勤工生从里面陆陆续续走出来,郑号锡同他们确认楼上没有人了才跟在后面一起。他侧头看了一眼,M30到33那一排上,飘下一张纸片。

有风么?他好奇地走过去查看却发现窗户玻璃已经关严了,便低头捡起纸片,图书馆的卫生一直是由勤工生负责,郑号锡还没来得及看一眼纸片,电闸便被人拉下了,二楼一片黑暗。

号锡——快下来啊——

知道了。郑号锡匆匆把纸片塞进口袋,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穿过几排书架下了楼。

1.

如你所见,郑号锡在图书馆里做兼职,一周轮一次班,虽然同时工作的小组内只有他一个男生,但是整体工作蛮轻松的,也不很累。每次就是把学生还回的书搬进馆内,分类,排序,上架,最后整理。没有什么固定的工作量,到了点就可以收拾东西走人。

郑号锡觉得自己挺没出息的,身边同学都跑出去做动脑子的兼职,西装革履的像个社会人,虽然忙但是工资也挺高,哪儿都跟自己似的,就呆在学校的图书馆里,干没什么技术含量的体力活。郑号锡觉得自己最没出息的地方在于,他对这个地方喜欢得不得了,书架上的一排排书被自己摆齐了他都能充满自我成就感,也太没点追求了吧。

可是母亲常说知足常乐,郑号锡觉得能做自己喜欢的事,就是最好不过了。

从图书馆里出来,他去买饭往宿舍走,背上书包里装着刚借的两本书。推开宿舍门,温热的空气扑面而来,身体立刻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他喃喃自语地抱怨着,怎么都春天了暖气还开得这么热啊。

里面穿了T恤衫的室友正在往杯子里倒冰镇的可乐,看他一眼,学校通知了,得开到三月中旬呢。

那也该快了。郑号锡放下书包,脱掉身上的羽绒服只穿了件毛衣,一边把书拿出来坐在书桌前开了台灯准备看,还是觉得热得不行便把毛衣也脱了,剩了件长袖坐在那里翻开第一页。

“我用圣火净化我的嘴唇,以便谈论爱情,然而我开口时发觉自己说不出话来。”白纸黑字清晰可见。

妈的。他在心里骂了一句粗话。

你要喝一杯么?室友举着杯子问。

谢谢。郑号锡点点头接了过来,喝了一大口,冰凉的液体在口腔里仿佛在跳跃,拼命撞击着味蕾,最后弄得他鼻子发酸。他每次喝碳酸饮料都会这样,以至于他常常把可乐晃得没气了,只喝剩下柔软腻人的甜水。真是无趣的人。

妈的。郑号锡说出来了。

怎么了。室友问道。

我想谈恋爱。郑号锡打了一个嗝。

你谈过么。

嗯,算是谈过吧。郑号锡在努力回想,大概是日子太过久远,记忆变得模糊许多了。

也是,像你这种长得好看的,大概很多人追。

哪儿长得好看了。他不好意思地笑笑。喝完可乐突然看不进书,进浴室冲了个澡便爬回床上,脱掉的衣服也懒得挂起来了,往床另一头一堆躺下准备睡觉。

手边好像有张纸,郑号锡这才想起来那张在图书馆里捡到的纸片,掏出手机照了照,上面几个字巨丑,一看就是男生写的:

【如果你看到这张纸条请回复我吧 不论是什么内容都可以 夹在M30-309里第一页 谢谢】

这是什么新流行的游戏么?郑号锡翻过纸的背面,空空如也,整张纸上只有这一句话。像是男生们为了追女孩子制造偶遇的无聊把戏。郑号锡一个男生向来是对这种东西不感兴趣的,他伸手把纸片揉成一团扔掉了。

2.

次日上午,上了一堂漫长的古代文学史后,郑号锡打着哈欠从座位上站起来,水杯差点都忘记拿,走出教室门,他还是径直拐进了图书馆楼。

M30-309是一本《瓦尔登湖》,十几年前出版的旧书,封面破损得已经有些厉害了,翻开封面,扉页的纸面已经泛黄老旧,甚至边角还有一点点黑色的痕迹。这也没办法,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是一样地爱惜书,不少甚至在看书的时候抽烟,烟灰落在书页上,烧坏也是常有的事情。郑号锡从口袋里拿出一张便利贴夹在里面,四下看了看发现没有人,然后合上书下楼。

咦,你来了?

哟,老师您在啊。郑号锡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吓了一跳。

老师扶了扶鼻梁上的金丝边的圆眼镜说道:怎么冒冒失失的。一边抿着嘴笑得和蔼,露出两个小小的梨涡来。

没,没有,我有点事挺着急的,老师再见。郑号锡慌慌张张从图书馆退出来,直到路上没什么人他才松了一口气。

多幼稚啊,郑号锡在那张纸上回给他两个字,我吧。

真幼稚,郑号锡你幼稚透顶。此时此刻的郑号锡觉得自己的脑子大概被门挤了,他揉着脑袋祈祷那本书不要被其他人看到才好,拜托拜托,千万不要。

3.

第三天上午,勤工生的大群聊里有人问代班的,郑号锡想起来自己没课便同意了。在一楼忙了一会儿二楼让他上去帮忙,确实二楼堆放的书实在太多,他像往常一样戴着耳机低头把一本一本排好序列,推着车子上架。

排到M30的时候,郑号锡突然想起那本书,会不会那个人回信了呢?等一下,干嘛要在意是否回信,本来就是个很无聊的游戏,郑号锡难道你是小学生么?

想到这里,郑号锡忍住了伸出去的右手,左手把那本旧书拿了出来……

【谢谢你 你真有趣】

不知道为什么郑号锡觉得那张纸条上的语气充满嘲讽,对方大概以为自己是个女孩子。他皱着眉头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卫生纸,在上面胡乱写道:【不 我很无聊】

晚上郑号锡回到宿舍里躺在床上看着头顶的床板发呆,他有点烦躁地揉一揉头发。这么说会不会给人感觉太生硬了,觉得我这个人很冷漠。他在纠结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毕竟他很没有诚意地随手夹进去一张卫生纸。

4.

这大概是第四天,郑号锡起了个大早要赶早课,他连饭都来不及吃,老师坐在讲桌前点着鼠标,PPT一张一张的切换,看得郑号锡瞌睡着揉了揉眼睛,最后合上课本在本子上打草稿,他在想那个人会怎么回复自己,以及自己要怎么回过去。

下课两个字从老师嘴里说出来,郑号锡像是屁股底下有个弹簧一样立刻坐起来,书包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早已收拾好了直接背起来就走,赶时间似的步子走得急直接进了图书馆,有些忐忑地拿出那本旧书。

里面没有任何纸条。

郑号锡心里一紧,怎么会没有呢……明明之前三天都有的,还是说对方烦了,游戏到此为止了?他不太相信地把旁边基本编号接近的书也拿出来从头翻到尾,结果还是什么都没有。心里突然有一种莫大的失落感,明明之前都有的,他还想了好久要怎么回复,可是现在……

一张纸条从书架上立着的一排排书底部露出一个边角,郑号锡伸出手拿出来,脸上突然露出笑容,这家伙真的是,太粗心了吧,怎么从书里掉出来了,压在那么多书下面让人怎么找得到。

【不是的 可能只是你没有发现自己有趣的地方
我们交个朋友吧 就这样聊天 怎么样】

交个朋友?喂,你连名字都没有说,还交什么朋友啊。郑号锡没好气地在心里自言自语,掏出便利贴在上面写道:【可以 只不过我是男生 让你失望了】

5.

【没有什么失望 我也是男生 我叫闵玧其】

第五天郑号锡看着字把纸条卷起来收好,一边想着那是怎样一个男生,应该是挺温柔的性子,如果面对面的话大概会是笑得一脸明朗的样子,伸出右手说:嘿,我叫闵玧其。

他也同样友好地在便利贴上写下新的回复:【那么 我叫郑号锡 大一新生 文院的】

闵玧其便在第六天早晨回给他说,自己是艺术学院现代音乐系的大二生。你得叫我哥。郑号锡甚至能想象出他是以怎样语气来说这种话,有一点点的小得意,嘴角也是带着坏笑的样子吧。郑号锡翻了个白眼给他,你让我叫我就叫啊,偏不叫。

说是不肯叫,却总是不管有课没课都要在上午十点以前赶来图书馆,风雨无阻,往日双休两天必赖床一个懒觉睡到十二点的人也洗心革面了一般,总是在八点前起床,从校外宿舍穿越大半个校区到图书馆去。一楼流通借阅部门口,一旁看书的老师坐在桌前歪着头看他匆匆跑上二楼的背影,摘下眼镜露出一双杏仁眼,又闭上眼睛揉了揉鼻梁上被眼镜压出来的印子,身子往背后的椅背上一靠,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郑号锡和闵玧其,两个人都不约而定似地默认了每天用这样古老而传统的方式联系,郑号锡是上午来,闵玧其是下午来,两个人都相当微妙地错开时间。纸条一天一天变长,聊天的内容越发地丰富,每天都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一些琐事,以至于郑号锡知道闵玧其不怎么能吃辣,闵玧其也知道郑号锡喜欢吃宿舍出门左拐的那家椒盐味的炸鸡排。

要多趁热吃还要放番茄酱,不放番茄酱的话吃起来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苦味。郑号锡第三次跟对方强调,虽然闵玧其很显然地并不能理解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执念,只是用淡淡地口吻告诉他,图书馆楼前的梅花开了,跟樱花有点像。这是郑号锡往日赶时间才不会去留意的事物,离开图书馆的时候他专门转头去看了看身侧那一片小小的梅林,细碎的颜色点缀在虬枝之上,有单瓣透光的白色,也有极其妖冶的粉色。他对闵玧其说,那真好看。

他也问过闵玧其第一张纸条是什么意思,闵玧其跟他道歉,不好意思只是跟朋友打赌会不会有人回信,没想到赢了。

原来真的是个游戏,但是郑号锡突然很感谢这个游戏。

这样的感觉很神奇吧,郑号锡想一想都觉得不可思议,因为一个滑稽的游戏,他们以一种特殊的方式相识,除了夹在书里的纸条他们没有对方任何形式的联系方式,不管是微信还是qq甚至连电话号码都没有,但是他很喜欢跟闵玧其聊天,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想告诉他,一边还要想着闵玧其在做什么,说什么,用什么样的语气说着那些话,脸上又是什么样的表情。

郑号锡觉得自己可能喜欢他。
或者去掉可能。

6.

编号M30-309的那本瓦尔登湖是郑号锡的一个秘密,不为人知,甚至闵玧其也不能知道全部。

他对闵玧其说,挺丢人的,有时候勤工生轮到他的班,来得早要去一楼里面的电源控制室拉电闸开灯,图书馆那么大,早上八点了还是光线昏暗,里面空无一人一片寂静,真的挺瘆人的,他一个人拿着手电筒和钥匙就怕突然窜出来个什么东西,尤其是还得上控制室的二楼,你简直不知道那里多适合拍鬼片,空间逼仄,楼梯和扶手都布满灰尘,墙角甚至还结着蛛网……

【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第一个到了】他总结道。

【别怕了 就想着我会在你身边 会保护你的】闵玧其如是说道。

郑号锡捏着那张纸条双手颤抖,他听到心脏一声一声地跳动,变得强而有力,速度加快,他除了砰砰砰的心跳声什么也听不到了。那个秘密他确认了。

他喜欢他。
郑号锡喜欢闵玧其。

郑号锡从不知道喜欢竟会让人有这样的勇气。他甚至在休息时听到同学闲聊,图书馆以前出过人命也没有那么怕了。

什么事啊?有人问道。

听说是当时电源线路老化起了火灾,好几个学生没逃出来,最后都死在里面了,你看现在这样都是重新装修粉刷过的。讲话的男生故意压低嗓音,似乎很满意旁边女孩子们被吓得花容失色的样子。

郑号锡一手抱着水杯一手拿手机,听着低头不说话装作看屏幕,闵玧其说了会在他身边保护他的,他喜欢的闵玧其这么说道,他是如此地信任闵玧其,他对他所说的一切都毫不怀疑。

带着这样的感情,他在夹在书中的纸条上写:
【见一面吧 我们 你定时间 横格纹T恤和灰蓝色牛仔裤的就是我】

郑号锡思量着自己是不是有些过分,毕竟是要做笔友的,但是他实在是太想见一见这个人了,或许见了面是个丑八怪,自己就不会喜欢他了。郑号锡在努力让自己肤浅一些。

隔了24小时收到了闵玧其的回复,郑号锡快要激动死了,想要再地上打滚的那种激动。

【周四下午公休 下午两点半在图书馆前面见面吧 我请你喝柠檬茶 那天我穿红格子衬衣里面白T 下面是一双红匡威】

郑号锡突然有一种自己处于恋爱中约会的实感出来,他本以为自己的大学生活的内容即每天吃饭睡觉上课兼职,就这么平淡无趣地度过四年,可是闵玧其那张纸条就像是投入湖中的石子,在他的世界推开波澜,每一次拿到一张字条,然后对下一张字条的期待,就像是星星一样温柔美好地闪着光,点缀在他无聊的岁月里。

他是想要在最好的年纪好好去爱一个人的。
他想要跟闵玧其谈一场恋爱。

7.

周四那天下了场雨,原本要上的篮球课也取消了,室友当初选的是室内的羽毛球撑了把伞抱怨着就去了。郑号锡对着镜子有点后悔跟闵玧其说自己穿的衣服,他纠结这一身不够好看,窗外的雨越下越大,郑号锡接到一个电话,是室友老大打来的,说小四从楼梯上滚下来了伤得挺重,问他在不在宿舍,把小四书包里的各种证件还有手机一块拿来。

你们在哪儿呢?郑号锡慌忙问。

刚打了120在急救车上呢,我跟四儿一块儿,应该是就近拉到市一院。

郑号锡也顾不得想太多,听老大的把一堆东西收拾好了,背着书包打了把伞跑了出去,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匆匆往市一院赶。

到那儿老大用小四手机给他父母打了个电话,郑号锡坐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等着,右腿一直忍不住地抖。

怎么回事啊他。老大挂了电话郑号锡忙问道。

还不是他羽毛球课刚下课人打着伞下台阶,雨挺大他滑了一跤,直接从最上面淋着雨滚到最下面,你知道的体育馆内楼台阶那么高,他整个人都摔晕过去了。

没多长时间手术室门开了,小四躺在病床上被人推了出来,大夫说没事了,就是胳膊骨折脖子也扭了,估计摔迷糊了,过会儿就醒了别担心。

郑号锡松了口气,才意识到自己饿到不行,被同样饥肠辘辘的老大拉着上街随便找了个馆子补了来不及吃的午饭。

唉,还好今天下午公休,要是还有课咱们俩现在非被扣学分不可。吃饱喝足老大两腿一伸笑道。

公休……现在几点了?!郑号锡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屏,居然已经四点多了,郑号锡撂下一句我还有事下午四儿就交个你了!连伞也忘了拿就跑出门去,跳上出租车回学校。

下了一天的雨终于小了许多,郑号锡把外套上的帽子戴上,出租车刚停便从上面一跃而下往图书馆跑,到了才发现哪儿还有人影。他站在图书馆的屋檐下等着,心里想着,万一呢,万一一会儿会有一个穿着红格子衬衣和红匡威的男生撑着伞走过来,笑着问他:你是不是郑号锡。

因为公休,图书馆整个楼都不开门,郑号锡站在上了锁的门前,一个人孤零零地靠着承重柱子发呆。郑号锡一直等啊等,从四点多等到六七点天黑,他终究是没等来任何人。

是啊,你放了人家鸽子呢。
雨下得这么大,气温陡降,人家凭什么一直等你啊。

郑号锡心里闷闷的,回了宿舍把散着潮气的外套扔在凳子上便一头栽倒在床上,一声不吭。他身体发抖着打了个喷嚏,感冒了,郑号锡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淋了雨。浑身湿着在屋檐下面吹着十一二度的穿堂风,不感冒才怪。他皱着眉踢掉脚上的鞋子把自己塞进被子里,缩成一团,双手捂着脸懊恼着,恍了一会儿,掺杂着烦闷和盐分的液体从那双好看的杏眼里流出来,弄得手心湿了。

对不起啊玧其。郑号锡在心里小声地说着。

8.

周五的时候雨停了,早晨是有公共课的,老大过来掀郑号锡的床帘叫他起床,郑号锡只不耐烦地转过头哼唧了一声,老大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却发现他发烧了,只得留他睡着,进教室帮他点到。

十一点的时候郑号锡醒了,他鼻塞弄得头发蒙,看了看手机老大发来让他记得看病的短信,爬起床来洗漱,出门喝了碗粥,双脚不听使唤地又把他带到图书馆楼下,看了看敞开的玻璃门他突然在想昨天自己映在玻璃上的影子大概很狼狈,淋了雨还孤零零地,像只落水狗。如此自嘲,他还是走进了门去。

那本书里是闵玧其写给他的两张纸条,郑号锡不看都知道是什么内容,一张是周三下午写的,【明天就要见面了 想说很高兴认识你】,还有一张大概是今天早上写的,问自己周四下午怎么没来。

【对不起我昨天有事耽误了 我们下次再见吧 
最近突然降温 你记得加衣服 别像我一样感冒了】

郑号锡不想告诉闵玧其自己经历的种种,那太落魄了,人总是不愿意在喜欢的人面前落魄,就好比相同的,闵玧其也没有提一丁点自己在图书馆楼前等了整整一下午,与他一样天黑才离开。

可是他们又不是上帝,没有站在高高的视角俯视世间万象,又怎么能参透那错过的一丝一毫。

9.

闵玧其是担心自己的,这让郑号锡很欣慰,他如自己想象的那样心思细腻,甚至准备了感冒药。

【感冒就多休息吧 我这儿还有一盒药给你 虽然还有两个星期可能就过期不过应该还是能治病的 你注意一下生产日期】

末了还嘱咐他照顾好自己,这么大的人了别再生病。

郑号锡微笑着,原本病怏怏的脸上也多了几分生气,他拿着药盒照闵玧其说的做,看到有效期的那个瞬间,郑号锡足足反应了几分钟。

那是2006/05/30。

啪的一声,盒子被郑号锡失手掉在地上,他慌忙捡起来,颤抖着拿出手机确认时间,屏幕日历上提示今天的红点准确的落在5月13日这一天,只不过是2016年。

郑号锡觉得自己眼睛花了,他不断地核对药盒的生产日期和有效期至多少日,生产日期是2004/05/30,保质期两年,有效期至2006/05/30。

闵玧其是在跟自己开玩笑么?拿了过期快十年的药给自己。

还是说,他根本……

太不可思议了,他在2016年5月的这一天等待,而闵玧其在十年前的同一天在等待。哪怕约的是同一个两点半,同一个地点,他们怎么能相遇,他们怎么可能相遇。

那一排书架就像是宇宙里的时空虫洞,连接着两个不同的时空,处于两个平行宇宙一般的世界之中的两个人,通过这一排书架聊天对话。听起来真荒谬。

他第一次觉得这个世界荒谬得不得了。

10.

【闵玧其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很多东西 能够穿越时间和空间么】

【我相信 比如爱】

看到这里,郑号锡写了纸条夹进书里,等着第二天的回复。他想问闵玧其有没有喜欢的人。

【其实我喜欢你 不管你能否接受 我告诉你好了 我喜欢你 
我知道喜欢男生这种事很奇怪 所以你对此也不需要回应
我不介意你讨厌我】

第二天看到这些的郑号锡觉得自己要崩溃了,他呆立在书架前,不知所措。

号锡,怎么还没走?老师站在中间过道不远不近地看着他。

郑号锡如梦中惊醒,还是恍恍惚惚地应着:哦,这……这就要走了。

有什么事么?老师关切问道。

没,没事。

老师没说什么叫他过来在自己身旁坐下,递给他一杯温热的水,郑号锡这才意识到自己双手冰凉,手心潮湿。

我或许可以帮你。

郑号锡目光躲闪,最后低下头,虽然自己兼职这么久也没说过什么话,更别提他一个交际能力辣鸡的人连老师的名字都记不得,但是老师生得面善,他看着桌子上的那本《时间简史》开口问道:老师,你相信时空穿梭么?

老师愣了一下,这才是正常人的反应吧,一定觉得自己在说胡话。我相信。出乎意料的,老师这么回答。

你怎么可能相信呢,都是成年人了,老师你不觉得这个问题很荒诞么。

老师耸了耸肩,我今年二十九岁,一点都不觉得荒诞,你一个大一学生,应该十九岁了吧。

郑号锡点了点头,你都快三十的人了,怎么还信这种东西。

相对论里提出,当你的速度达到光速的时候,时间就静止了,所以时空穿梭当然也是存在的,以及——

老师我一个文科生听不懂你说的这些东西,我只是——郑号锡欲言又止。

没什么的,相信你自己就好了。老师和蔼道。

谢谢你。郑号锡回答。如果真的能穿越的话,老师你想做什么呢?

我?老师笑了笑,我想回到十年前,就像你现在这样,年轻又美好的年纪。

为什么呢?

老师脸上的笑突然敛了起来,变得有些凝重,图书馆以前发生过一场火灾死了挺多个学生,有个大二的男生为了保护一本书也离开了,那本书大概对他很重要吧,可是我问别人,他们说那本书没什么特殊的,只是多夹了一张写了两个单词的字条。

你说他何必呢,我在想,如果我早点回去找到他不让他进图书馆,他可能就能活下来了。

年轻的生命啊。郑号锡遗憾地感慨道。

老师拿出一张旧照片来给郑号锡看,那是很年轻的男生,个子看起来不高,瘦瘦的,穿着一双红色的高帮匡威,有一张清秀好看的脸,表情却看起来有些冷漠,仔细看只有嘴角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郑号锡突然想到了什么语无伦次道:老师我,我好像在报纸上看到过这个新闻,他……他是不是艺术学院的学生,叫闵玧其,然后……是学音乐的……

老师说是。

他可以活下来的,但是我没办法再回去了,火灾是下午两点半发生的,还有不到一个小时,就要十年了。

11.

郑号锡不太明白老师在说什么,但是他立刻从椅子上跳起来往二楼借阅室跑,来到他常去的那一排书架前,用力把那一层所有的书都推倒在地上,他爬了过去,是的你没看错,他爬了过去。

并且同时推到了一堆书,最后平衡不稳摔在地上,他从地上爬起来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时间显示距离两点半还有半个小时。周边有学生听到声音赶来,郑号锡第一反应是居然还有人穿那么土的衣服款式,然而他一边说对不起我不小心把书撞掉了一边问今年是几几年,学生像是打量神经病似的对他说,06年啊,你干什么啊。

他二话不说拉着学生便往外逃,一边大喊着火了,一时间整个图书馆的人都不明所以,只顾蜂拥而出逃命,到了楼下,学生刚准备抱怨郑号锡却真的看到从窗户中冒出的滚滚黑烟,一帮人手忙脚乱地拨打救火电话。

郑号锡立在人群中观望,只盼着真的能找到闵玧其的影子,他在阵阵骚乱中大声喊着闵玧其的名字。

我求你别,千万别出什么事。

我来告诉你啊,那两个单词是me too.

闵玧其你知道么,郑号锡说他也喜欢你。

所以我求求你,别进去,也别为了一张破字条把命都丢了,我求求你。

要好好的。

千万。

12.

图书馆门前推着自行车的男生被同学拦下,闵玧其你去哪儿呢,图书馆着火了。

什么?!男生扔下自行车便往里面冲,几个同学一起用力拦住他不撒手:你他妈不要命了?

我——闵玧其刚准备说些什么却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他顺着声音望过去,一个陌生男生泪流满面,两人四目相接的那个瞬间,男生向自己跑了过来,一把抱住他。

呀!闵玧其你知不知道我多担心你,你如果真的冲进去就他妈死了你知道么!

你……闵玧其正想问他是谁,却听到男生哽咽着说:闵玧其,郑号锡真的很担心你,郑号锡回给你的话是me too,他说他也喜欢你,我求求你,别……别进去了我求你了……

闵玧其的双手先是没反应过来垂了好一会儿,然后才慢慢抬起来,轻轻拍着男生的后背,低声安抚道:号锡啊,你是……号锡对吧……

13.

坐在桌前的老师眼镜上起了一层薄薄的雾气,他取下眼镜,右手的指尖放在那张老照片上,好像在摸着相纸上那个人的脸。

手机响了,他掏出来看到一个陌生的号码,接通听到对方一声喂。

呀我说郑号锡啊,今天下班别再拖那么长时间了,到了点就快回家。

啊?老师还没完全反应过来。

啊什么啊,鸡排店没有番茄酱了只有椒盐,我一会儿去超市给你买袋番茄酱你别再瞎逼逼了。

你是……闵玧其?

全天下除了我闵玧其谁还天天跟老妈子似的给你做牛做马。

郑号锡笑着,一滴泪水从眼里滚落,啪嗒一声轻轻落在地上。

玧其啊。

有事快说。

我爱你。

END
8668字
20160313

 
图书馆版不能说的秘密+解忧杂货店
如果算抄袭我删

有一个很大的bug得原谅我 就是 20060512不是周四 这个我写完才意识到所以bug请忽略 反正是不是周四这个真的不是重点 我们就假装 那是周四吧 不过20160512这天是周四

评论(13)
热度(123)
  1. 闵sugak 转载了此文字

© 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