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Hello,this is a fucking guy.

捡到一只兔子

【糖果】
这可能会是我这辈子唯一一篇果受
还是那个订购游戏
祝观文愉快

by/k
20160222

还早,才六点多,天气预报说了是阴天,天色也是灰蒙蒙的,让人心里闷闷的,当然也不一定所有人都是因为天气而心情糟糕,也有一些是因为早起,比如闵玧其。

自从上了大学,他就没怎么见过初升的太阳。也不是完全没见过,有几次通宵打撸,一抬头就发现太阳升起来了,闵玧其如是说道。

闵玧其心情不好的标志是不说话,不管发生什么,他懒得说话,尤其是大早上被闹钟捞起来穿越大半个城市去新校区听一个莫名其妙的讲座的时候,他是绝对不愿意吭一声的,可是没办法,谁让他欠室友一个大人情。

哥这个讲座我们老师点名,我必须得去可是我没法去啊,我女神昨天刚答应我明天早上跟我出去约,我不能再被扣学分了,哥你得帮帮我啊。室友小五就差哭爹喊娘,整个人苦得跟小萝卜头似的。

帮……我替你去……闵玧其长叹一口气,用力把自个儿的小细腿从室友的怀抱里抽出来,顺带着铺开床被提前入睡,第二天早上无论如何逼着自己起床。

上了地铁在路上睡过了站,忙跑下去又拦了一辆出租车,上了车师傅从后视镜里一看乐了,嘿小伙子包挺好看啊。

啊?闵玧其不懂什么意思,他背的就是个普通双肩背包,没什么奇怪的啊。

小伙子家的还买小白兔包啊。

嗯?闵玧其把包从背后取下来放在前面,书包拉链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打开了,里面露出两只兔耳朵高高竖起,乍一看真像包上长了两个兔耳朵。

师傅呵呵笑笑继续开车,闵玧其挺尴尬的,他一个大老爷们儿怎么着也不会用这么少女的东西。正疑惑着他握住两只耳朵伸手一揪,结果揪出来一只兔子,大概只有二十多厘米长,不算很大,睁着一双圆眼睛不知所措,两只爪子在空气中扒拉两下又乖乖放下耷拉着,看得闵玧其一脸懵逼。

这好端端的哪儿来的兔子?

有什么事?师傅看到他脸色不对关心问道。

没,没事,您继续走我赶时间……闵玧其手忙脚乱地把兔脑袋用力往包里摁,生怕被人看到,大清早的自己包里怎么会突然多一只兔子,难不成还是天上掉下来的?他摇了摇头,天上掉兔子,妈的还掉林妹妹呢。

+++++

讲座八点准时开始,闵玧其没工夫安置兔子,自己背着包一路狂奔,跑了大半个新校区总算赶到报告厅。导员开始查人数,点了一声室友名字,坐在后排的闵玧其压低了嗓子喊了到混了过去。

好不容易感觉安定下来,背包开始不安分地乱动,闵玧其隔着包一手抓住它不让它乱动,一手想看看兔子在里面怎么样了,怕它在里面憋死,结果刚拉开一点拉锁,有什么蹭了一下闵玧其的掌心,热热的,湿湿的。闵玧其探头去看,一张小兔脸从缝里露出来,时不时伸一下舌头舔舔三瓣嘴,闵玧其愣了一下,把手覆了上去,轻轻地揉了揉兔子脑袋,兔子也没再乱动弹,只是闭上眼睛一副很享受似的表情。

闵玧其第一次好好看这只兔子,是白兔没错,一双圆眼睛不是童话书上写的红色,而是黑色的,像初生儿那样纯真黑亮。一人一兔对视了半天,闵玧其突然想,要不……就自己带回宿舍养着?

就这样,讲座结束,男寝多了一只兔子。

+++++

闵玧其刚回到宿舍,小五笑得跟朵菊花似的扑上来抱住闵玧其,二哥我女神答应我了!哥我爱你哥我太爱你了!

闵玧其一脸嫌弃把人扒拉开,边儿去,你爱我你女神怎么办。

我女神我也爱!

你安生会儿我得补觉。

那行哥你睡吧我不打搅你了!看样子小五还是激动得不行。

等一下。

哥你还有啥吩咐。

闵玧其挠了挠头发问,你一会儿没事吧。

没啊。

闵玧其慢慢从包里掏出了一把生菜,小五凑上去一看,哥啊,咱锅上星期刚被寝管没收你还准备做火锅啊。

狗屁火锅。闵玧其又拿出来个笼子,里面装着一只小白兔,时不时地翘一翘耳朵。闵玧其一边把兔子笼放在地上一边数落:你怎么就知道吃。这是我路上捡的一只兔子,看它没人管挺可怜的就带回来了。

你一会儿啊,把这菜叶子洗洗喂给它,就先搁宿舍里养着吧。

小五一脸期待:那咱能养大了吃么。

闵玧其转过头看他一眼,扔了句滚蛋后爬上了床。

+++++

小五觉得这只兔子很不简单,跟成了精似的还记上仇了,喂菜叶子死活不吃,倒是小五伸手过来张着三瓣嘴就想咬。

不吃拉倒。小五挺不服气自个儿回床上跟女朋友聊天。

闵玧其醒来已是黄昏,小五去上课了,闵玧其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有一节马原得上,一开手机,老大发来短信:二啊,马原小三儿给你喊到了,睡醒了帮我叫个外卖,还有,三儿说下回的乐理课记得帮他做笔记。

闵玧其白眼翻上了天,这帮龟孙子,又叫他二,妈的智障。想着叫了美团,自己还没吃晚饭,便除了老大的给自己多叫了一份。

从床上爬下来,看见兔子笼边的菜叶子一片不少,闵玧其皱了眉头,就知道这臭小子偷懒不肯做。他往笼子里看,这兔子估计是饿趴下了,瘫在地上一脸懵逼。闵玧其拿起一片菜叶子往笼子里塞,没想到兔子只是慢腾腾地抬了一下头,因为眼珠太大而不太分得清它是否翻了白眼,但是就神情而言是的。

闵玧其盯着它看了几眼,呀,你是不是嫌笼子里闷啊。

兔子头也不抬,闵玧其一想也是,跟兔子说什么人话啊,跟那帮龟孙子住久了影响智商。

他想着这一路兔子也挺乖的,便把笼子打开把兔子抱出来搁在地上透透气,没想到它四只脚刚落在地上就跟抽风似的整个宿舍乱跑,闵玧其忙伸手去捉,一时间竟忘了那可是只兔子哪儿能跟得上呢。一人一兔在宿舍里跑个没完,最后兔子躲在床底下角落里,怎么吓唬也不出来,闵玧其拿着扫把跪在地上趴着准备把它扫出来,手机响了,外卖到了,让他在宿舍门口领,没办法只能先去了。

提着大兜小兜的回到宿舍抽了一串最喜欢的羊肉串准备吃,兔子突然从床底下屁颠屁颠跑过来,抬头看看他,眼神里满是小可怜的模样,看得闵玧其那叫一个心疼啊,妈的这谁家的兔子怎么比小萝卜头还苦。

你想吃啊。闵玧其拿着串问。

兔子居然摇一摇屁股上的小短尾巴点了点头,真成精了,闵玧其把肉从签子上撸下来放盘子里,最后把盘子端在兔子脸前,结果兔子三瓣嘴动啊动的吃了个精光还抬起头仰着脸,大概跟他继续要。

哥们儿你可是兔子。闵玧其觉得不可思议。

谁跟你说兔子就不能吃肉了。

我靠!闵玧其整个人彻底傻了,这兔子会说话。

能不能再给我一串?兔子用前爪扒拉扒拉头顶的耳朵,一低头变成一个穿白T恤的小男生来,就蹲在闵玧其面前嘻嘻笑着,我说二哥啊,再给我一串呗。

闵玧其受到了极大的视觉和精神冲击。

这兔子居然变成人了还学小五叫他二哥!
兔子精!

我说啊,你到底什么人。

我从M78星云的兔子星来,我叫田柾国。

不要以为你长了一张高中生的脸我就会真把你当小孩子而轻易相信你。

田柾国叹了口气,唉,我就知道你们地球人不肯轻易相信我。你知道奥特曼么,他们跟我们兔子星是邻星友邦的关系,我掰过奥特之父头上的角。

中二是病,得治……

那要不我再变成兔子给你看——

别——我求你别……闵玧其被刺激得不轻,我信你还不成么。

那你再给我一串肉呗。兔崽子眨着一双圆眼睛,不灵不灵闪个不停,闵玧其撇着嘴把自己面前的全递给他。

给你给你都给你。

也不用都给我。田柾国嘿嘿一笑,一手一串吃个没完,嘴巴动的频率快得可怕,让人想起来他还是兔子时的那三瓣嘴。你不吃啊。

我还有个屁心思吃。闵玧其又爬回床上四仰八叉地躺着。

哎,兔崽子。

啊?

我问啊,你说你不是地球人,那你来地球干嘛?

啊……友好访问……了解风土人情。田柾国大概不怎么会撒谎,结结巴巴不停。

闵玧其看都没看他一眼,说实话,你该不会是来侵略地球的吧。

那行吧我是被赶出来的。田柾国好像还挺难过,本来吃得挺欢实,这么一下子整个人都阴郁了几分。

为什么,难不成你恐怖分子反社会。闵玧其翻了个身看着他问。

也不是,他们嫌我皮。田柾国忧伤地狠狠咬了一大口肉。

你都干了什么事啊。

我也没干什么事,也就是平时挑食好吃肉,放学放了几回同学自行车的气门芯,往老师的车玻璃上扔石子儿……

你可真皮啊。闵玧其一脸关爱智障儿童的表情,那也不至于被赶出来吧。

我把奥特之父的角给掰断了,他们说我影响星际和平,派遣流放,然后飞船在你们地球附近出了点故障,我就掉下来正好掉你包里了。

你说你闲着没事掰人角干嘛,一把年纪还被你个兔崽子折腾。闵玧其一副教育孙子的样子开始说教。

也不是,星际运动会我拿了摔跤和短跑冠军,奥特之父挺喜欢我的就把我抱起来,我不是看他长那么大的角挺好玩,我就是伸手摸摸……

得,你既然来了地球就安生点,别干那有的没的。闵玧其看他一眼。

宿舍门开了,六子从外面回来,第一反应以为自己进错宿舍了。

哥,这……

哦,这啊……这是柾国,我跟你们提过嘛,我有个表弟,二姨家的,这不是来找我我就给带宿舍来了。闵玧其胡诌应付道。

表弟来了你不带着孩子出去吃就蹲宿舍叫外卖啊,小心人回去告状说表哥虐待他。

丫滚边儿去。闵玧其笑着转过头跟田柾国说,别听你这哥哥瞎说,他就是嘴欠。

哥你当孩子面说我点好的行不行。六子一听还不太乐意了。

好,你这哥哥哪儿都好,只有嘴欠。

日……六子被闵玧其堵得没话说,转头问,那这大晚上的,弟弟你住哪儿?

笼——

闵玧其一把捂住田柾国的嘴替他说道,门口龙腾宾馆,刚定的房间。

田柾国被捂着嘴只能呜呜呜,六子点点头说那挺好,一头钻进床帘里跟女朋友讲电话。闵玧其一脸嫌弃地拿纸巾擦干净自己手心的油,一手拎着兔崽子出门。

我还没吃完呢。田柾国一边吐舌头舔舔嘴唇,还挺可惜自己才吃了一份,桌上还有另一份呢。

好吃么?闵玧其抬眼问他。

好吃啊,比我们那儿的东西好吃多了。

唉,我说,你接下来去哪儿。闵玧其把这个问题拿出来问他。你要真是只兔子,我还能把你搁宿舍养着,虽然寝管查着也不安全吧,但是至少好藏一点。

那你也可以只把我当只兔子。兔崽子一脸期待,眼睛里都是细碎的星光,就差跟小五似的抱他大腿。

可是你是个人啊。闵玧其无奈道。

那这样呢。田柾国蹲下来,身体慢慢缩小,又变回那只不大的兔崽子,走到闵玧其身边,用嘴咬着他的裤脚轻轻扯了一下。

喂,你肯不肯。小东西轻声说。我会乖乖的,不给你添麻烦,我可以给你唱歌,我当过合唱团的领唱。

闵玧其叹了口气,低下身把他抱起来,慢慢往回走着。

败给你了。田柾国听到他说,声音轻轻的,飘飘悠悠在空气中晃荡,最后落在风里被吹散。田柾国抬起头看他,看他白皙的脸温柔明亮,在暗夜里也反射着淡淡的光。

看我干嘛。闵玧其笑着问。

没看你。田柾国笑着往他怀里蹭了两下,他伸手摸了两下田柾国身上的兔子毛。

我告诉你啊,跟着我可不能跟在你们兔子星一样。闵玧其语重心长地说。

知道了。

然后啊,虽然你被流放了,但是也不能自暴自弃。闵玧其慢吞吞的,像是说着什么重要的事情。你要相信自己还是一个很好的兔子,要做很好的事,要做善良的人。

知道了。

知道了,那就跟我回宿舍吧。

你愿意养我了?

你吃得不多我就也养养看看吧。

没事没事,我吃得一点都不多!

那行吧,回去就委屈你睡笼子。

不委屈不委屈。田柾国眼睛亮晶晶的,毕竟流放了这么久,终于有着落了。

虽然地方不大,但是还算温暖吧。

END
4221字

评论(3)
热度(33)

© 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