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Hello,this is a fucking guy.

goodbye summer

【国旻/95】
这是一篇流水账

by/k
20160213

什么,柾国又长高了?朴智旻手在小孩儿头顶比划,都跟自己一般高了。

一旁的金泰亨凑过来故意挺直了脊背:咳咳,智旻啊,我也长高了啊,你看都比你们俩高挺多了。

金泰亨你滚蛋。朴智旻回了句粗话过去,伸出肉肉的小手摸一摸柾国弟弟的头,我们柾国啊,再过两年就超过哥哥了。

金泰亨伸出手揉了揉朴智旻的头,啧啧啧,我们智旻啊,再过两年也不一定超得了我。

金泰亨你欠踹吧。朴智旻一生气小脸就鼓鼓的,让人特想捏,事实上金泰亨确实也这么做了,结果挨了朴智旻不怎么带力度的一脚踹,心里面感慨这小鸡爪子还力气不小。

泰亨哥,你别逗智旻哥了。田柾国笑道,他明明是弟弟,却总好像他才是最大的那个哥哥。

呀,臭小子你智旻哥哥那么可爱当然要逗一逗他啦。金泰亨笑着跳起来一把勾住田柾国的脖子,接着另一只手一把拉过朴智旻。

三个年轻的男孩子就像是盛夏里最有生气的小树那样招摇可爱,让人一看就心生喜欢,连学校门口小卖店的阿姨都愿意在他们每次来买冰淇淋时给便宜五毛钱。在这种花一般的年纪啊,他们存在的本身就是美好。

说来金泰亨和朴智旻是久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小街就那么长,金泰亨不知道打几岁起就拉着妈妈跌跌撞撞要去找那边的小哥哥智旻,走路利索了就迈着小肉腿去敲小哥哥家的门,再大些,也就是七岁那年,一个比他还要小的弟弟搬来了,妈妈说那户人家的小孩儿叫柾国,田柾国。

金泰亨从小喜欢长得好看的人。智旻哥哥长得好看,小小的脸软软的,小小的鼻尖下面是肉嘟嘟的嘴唇,哭起来好看得招人心疼,笑起来更好看得惹人心爱。柾国弟弟也长得好看,眼睛又大又圆,再加上小嘴巴里两颗小兔牙显眼,整个人就跟个小白兔一样,安静又乖巧。

三个人里属金泰亨最调皮,每日放了学上蹿下跳得闹个没完,踩着青石板儿先去敲田柾国家的门,喊出来再跟着田柾国去敲朴智旻家的门,三个人不知道玩些什么若是犯了错被大人们揪住训了,朴智旻是哥哥,就要出来顶包。不过他生得惹人爱,两只小手合上搓一搓拜托拜托,撒个娇便让人不舍得怪罪。金泰亨和田柾国只负责在一旁闭嘴低头就好,虽然转头他们就把啃完的甘蔗渣吐在楼下人家刚晾在外面的衣服上。

这样的日子一直过了很久很久。

朴智旻是个挺普通的小孩,他的普通在于正常,跟一切正常的小孩一样健康快乐地成长,内心单纯而阳光。金泰亨觉得,这位小哥哥总是让人想要伸出手去保护,是个像弟弟一样的哥哥。脾气很软,似乎怎样都不会真的生气,以至于金泰亨一再挑衅欺负,啧啧啧,金泰亨总是一贯嚣张。

田柾国是个挺特别的小孩,他的特别在于早熟,当别人都跟同龄人玩耍的时候,他已经跟自己年长两岁的哥哥们玩了,甚至表现得更像哥哥。但是金泰亨知道,尽管这个小孩带着早熟的孤独气质,他的内心依旧是个小孩,具有所有孤僻小孩拥有的一切特质,比如敏感,比如善于隐藏。

虽然大人们总说金泰亨这孩子长不大似的,不如别人看起来聪明伶俐,但是金泰亨什么都知道,包括在三个人的不稳定状态里,怎么维持一种和谐而微妙的平衡。这样的金泰亨,可谓是知世故而不世故,真聪明人。

以及用他独有的方式来守护这两个对他而言非常重要的人。

以至于朴智旻对于他非常困惑,金泰亨为什么总是那么幼稚要欺负自己,可是又有时候伸出手来微笑着揉乱自己的头发,唇角上翘,好温柔。常常有那样的时刻,朴智旻觉得金泰亨这个人是太阳,有着可融化千万里的冰雪的强大力量,可是转眼间又会觉得,他不过还是那个蠢蠢的偶尔使坏的泰亨而已,那些的那些,都只是错觉。

田柾国早些上学,金泰亨跟朴智旻都要晚些,运气好,三个人哪怕是读书年纪也总是一个班,甚至有时分座位也会分在一起,以至于坐在田柾国身旁的金泰亨一抬头就能看到他一只手轻轻放在朴智旻的后颈上,浅笑着喊朴智旻转过头来给自己讲数学。

高中分科,田柾国选了理,朴智旻跟金泰亨选了文,本以为要分开了,没想到半个月以后的月考结束田柾国又转进了文科班。

怎么回事啊你。金泰亨开心地撞了撞田柾国的肩膀。

田柾国看了看朴智旻,有点丢脸似的低下头,我物理考了十四。

可能我真的不适合学理吧。田柾国总结道。

没事,学文就学文呗,我们柾国可棒了。朴智旻还是夸着,踮起脚伸手轻拍了一下田柾国的头:而且学文我们就又在同一个班了,是吧泰亨。说完又在心里感慨,柾国还真是又长高了。

对啊,跟哥哥们一个班呐!金泰亨长手长脚地把两个人一起抱在怀里,唯独看到小哥哥不知怎么红了脸,却没在意不爱说话的弟弟也红了耳朵。

时光像扔出去的纸飞机,晃晃悠悠,轻轻飘飘,却总是不肯落地,偶尔在头顶回旋,给你瞧瞧,让你感慨,哟,原来当年我是这样一幅蠢样子,可是无论如何都让人没法触及,看得到,想得到,伸手却摸不到,抓不到,看着它渐行渐远,再也看不到。

到那时,恐怕就忘记了吧。

金泰亨躺在草地上发呆,身后扔过来一只纸飞机飞来盖住他的脸,遮了他的眼睛,尖尖的飞机前头扎得他下巴有些疼。

干什么呢你。是朴智旻。

发呆呢吧。金泰亨也不拿开,任由那纸飞机在脸上,声音从纸背传出来,有一点点的闷响。 

什么叫吧。朴智旻笑着走过去,把纸飞机掀开,露出少年好看的眉眼。

吧就是我也不确定。金泰亨眨了一下眼睛,长长的睫毛好像吹过来一阵微风。他这个人总是让人很好奇他的大脑里究竟是什么构造,让他的想法那么的与众不同。

柾国呢?

去公园门口买冰淇淋了。金泰亨坐起来,让你请个假好难哦,现在才过来,你怎么说的。

我跟老师说补习班调课,老师抱怨了半天,还讲哦,补习班都没有用巴拉巴拉。朴智旻叹了一口气,挤了挤眼睛,早知道我就说你金泰亨来例假身体不舒服好了。

呀,让你踹几次你个小鸡崽还翅膀硬了要飞了哈。

去你丫的金泰亨,你才是小鸡崽你全家都是小鸡崽!

金泰亨笑着勾着他的脖子往草地上按,朴智旻甚至还反击来着,两个人打打闹闹扭作一团,金泰亨骑在他身上却被他揪了一把草叶糊了一脸,金泰亨伸手把他的两只手摁在他头顶上方,两个人嬉笑着累得气喘吁吁,正对视着,就突然脸红起来。空气中到处都是好闻的青草香味,金泰亨闻到朴智旻身上也是,弄得他心烦意乱的,一翻身倒在朴智旻旁边,气氛有点尴尬,迷之沉默。

哎呀柾国回来啦!金泰亨跳起来跑过去接田柾国手中的冰淇淋:哥哥的草莓味!

知道啦。田柾国笑着递给他,又拿出橘子味的递给朴智旻,喏,智旻哥你的。

朴智旻接过来先搁着包装纸冰一冰自己发烧的脸,温热的空气触及包装纸迅速在上面凝上一层细密的水珠,弄得他的脸上也是潮湿的水,水分蒸发,带着脸上的胭脂红一起褪逝。

哥你怎么搞的,弄得浑身是草。田柾国说着伸出手,拂去朴智旻身上的草叶,小心翼翼,像是怕弄坏了什么珍宝。泰亨哥又欺负你了?

我哪里有总是欺负他嘛……哈哈哈看你说的。金泰亨毫无灵魂地哈哈几声,啃了一大口冰淇淋,甜甜的草莓味,冰冰凉凉融化进心里。

没……我刚刚跟他玩来着……不小心摔了。朴智旻伸手自己弄掉身上的草叶。

怎么这么不小心,摔到哪儿了么?

没有,这不都是草地么,这么软。金泰亨说着,眼神乱瞥,你智旻哥哪儿有那么娇气。

对啊,我又不是小姑娘。

田柾国一听笑了说,可是智旻哥总跟小孩子一样。田柾国继续替朴智旻捏去他看不到的叶子,你别了,我替你弄吧,身后的你又看不到。

哦,好。朴智旻低头拆开包装纸,伸出舌尖舔了舔冰淇淋快要融化的地方。

好吃么?田柾国问道

嗯。朴智旻点了点头,田柾国开心得好像中了奖一样,说那就好。

金泰亨低下头,悄悄看着,有点不一样,他说不出来,但是他知道是哪里有点不一样。

那时的夏天总是短促又漫长,像所有描写夏天的文字那样。天上飘着大朵大朵的云朵,蓬松轻柔,像是洁白甜蜜的棉花糖,阳光炎热耀眼,烤得石板发烫,泼上一盆凉水便会滋滋作响。傍晚时分,老人们摇着蒲扇坐在摇椅上闲聊。头顶的大榕树枝繁叶茂,浓重的绿色浸染一片天,知了藏在里面长一声短一声地叫。直到太阳落山,天色暗了,整个树影变成如墨的黛色,蝉鸣终于得以终止,让人安生。

当然这些人中,并不包括金泰亨,他躺在床上四仰八叉,房间里空调开了温度挺低,他却还是觉得烦躁,这是这么久以来他第一次这样。

怎么回事呢。

怎么回事呢。

他不断地问自己。

其实不是没有答案,而是他不肯正视自己的答案。他突然开始怀念之前的自己,就像当初看不起维特那般的,他甚至开始看不起自己。

总听人说少年不知愁滋味,那是不是知道了,就不是少年了。

那天回家时,下了一场急雨,豆大的雨滴大有要把地面砸出坑的气势,可是溅起的水花又着实漂亮,金泰亨跟田柾国同时撑开伞,朴智旻傻眼了,他什么也没有带。

金泰亨笑着刚张开嘴,却听到田柾国的声音在雨中清晰响起:智旻哥跟我撑一把啊。

朴智旻看了金泰亨一眼,却没有碰到对上来的目光。好啊,反正你伞还大些。朴智旻说。

不跟我撑也刚好啊,省得我被淋湿。金泰亨想着,他独自走在最后,低头踢了一下积水,又撩起水来湿了帆布鞋。

还是湿了。

金泰亨歪着头看了看前面的两个人,把耳机翻出来听歌,两耳清净。

哥今天出来没看天气预报么?

嗯……啊,我看了。朴智旻好像在想着什么,反应都慢了半拍。结果出门把伞落在家了。

田柾国笑着看着身旁的人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只觉得可爱: 没关系啊。

什么没关系?朴智旻有些不太理解。

田柾国凑过去在他耳边低声道,我是说不带伞也没关系,不是还有我么。

经历了变声期的声音贴着耳朵钻进身体里,嘴唇有意无意地蹭到耳廓,弄得心脏也是麻酥酥的,朴智旻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感觉这个弟弟一下子就长成了人一样。他不知道要怎么回复田柾国,只得抿着嘴巴什么都不说。

雨还在下,田柾国撑着伞慢慢走,跟朴智旻挨得很近很近,这样的时候他是有些紧张的,可是又极为欣喜,细细密密的快乐从身体里的各个部分出发,最终在胸膛汇聚,让心脏更加有力地跳动,整个人变得鲜活。

这,是爱情么。

有一位蔡先生在书中写过一个对话。

“不谈恋爱又不会死掉。”
“可是谈了恋爱会活过来哦。”

他对哥哥的喜欢,在这个雨天里,这个小小的伞下得到无限的放大。

这是爱情吧。

年少时代,用最澄澈的心,奉献出一份最干净的感情。

妈妈曾经说,喜欢一个人是很幸福的事,绝对不要觉得丢脸,要为了那个人变得更加帅气优秀,这样才对得起你在最美好的年纪付出的那么真挚的喜欢。

田柾国听进去了,他常常默不作声,像往下扎根的树一样,默默地积蓄力量。

有一天哦,当我把自己变成闪闪发亮的样子,放在你的面前。

要告诉你我很喜欢很喜欢你,那么用力地喜欢了那么久。

呐,谢谢你。朴智旻笑着说,你回去换件衣裳,别着凉了。

田柾国眯着眼睛微笑说好,朴智旻转过头对后面的金泰亨也拜拜手,说我回去咯。

金泰亨耍帅似的点点头,什么也没说。

田柾国看着朴智旻进了门去,然后飞奔到金泰亨身边,孩子气的开心写了满满一脸。

有什么好开心。金泰亨抿着嘴笑。

不知道。田柾国低着头说,可是就是好开心啊。

因为智旻嘛,我知道。

很明显么?小孩咧着嘴巴说,小兔牙还是那么可爱明朗的样子。

嗯。金泰亨点了点头,收了自己的伞,走过去一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你还小嘛。

哥不是也只比我大两岁。

两岁多能懂很多东西呢。金泰亨叹了口气,我们柾国啊,要努力变得更优秀,才能更好地照顾自己喜欢的人啊。

田柾国点了点头,嗯,我会的哥。金泰亨拜拜手叫他回家,自己撑开伞继续走着。

想到那双明亮的大眼睛澄澈见底的样子就不禁感慨,唉,无论怎样都让人讨厌不起来呢,可是那是弟弟啊,在一起相处了这么多年的,那么喜欢的弟弟。

那智旻呢,算什么,哥哥一样的朋友么?

该死。

真是该死。

金泰亨总是什么都知道,不论是过去还是不久的后来。

他装作不知道田柾国的成长,装作不知道自己在睡觉的时候,田柾国俯下身亲吻了朴智旻的脸,装作一觉醒来,说,唉有个女孩子约我见面诶,我今天就不跟你们一起回家啦!

嘴巴要咧开,四四方方,阳光开朗,噫,这才是金泰亨嘛,超级无敌小泰阳,是超人嘛。

可是小超人,你好像把什么东西给弄丢了。
哪里有什么东西丢,毕竟那从来就不是我的。

他,和他,从来都不是我的。

那场雨过后,夏天的尾巴也离开了。

泰亨啊,我们要搬家了。
泰亨啊,看吧那个城市超美。
泰亨啊,你要离开了。

泰亨哥,要多回来看我们哦,或者我们去找你。

泰亨啊,我跟柾国交往了。

柾国真的长大了,快跟我一般高了。金泰亨笑道,要好好照顾智旻哟。

田柾国笑着点了点头,会的。

你们两个一定要过得好,不然我饶不了你们的!金泰亨做着鬼脸故意凶他们。

好啦好啦,要进站了,路上小心哦。朴智旻眼睛红红的,田柾国伸出手把他揽进怀里,轻轻拍着他的肩膀。

泰亨哥,到那边记得给我们打电话。

金泰亨一直地点头说好,他挥了挥手转过身,一切都会好的,别担心,别担心金泰亨,他和他都会好到不得了。

再见,你们。
再见,夏天。

END

评论(3)
热度(24)

© 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