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Hello,this is a fucking guy.

孤岛

【南糖】
狗血oocbug可能有 指出也不一定改
主题是新年但是基本跑题
祝观文愉快

by/k
20160202

“有点冷啊。”金南俊缩了缩脖子,挺高的个子此时此刻看起来有些滑稽。

“谁让你装逼。”浑身上下全副武装的闵玧其用面无表情就足以给予他莫大嘲笑,但还是伸手把车上的空调温度调高了几度。

金南俊忍住了差点伸出去想要拥抱他的双手,嘴角快要上扬到耳垂边上,两个酒窝被挤得极深:“哥你就是我亲哥。”

“闭嘴。”即使在车里,闵玧其依然裹得很厚,他怕冷。

“我这不是刚买的大衣特好看想穿来给你看看么。”

“金南俊那你下次新买条内裤觉得好看是不是打算只穿那个过来给我看。”

“不是啊,可以把外裤脱了给你看啊。”

“日……”

闵玧其无言以对打开音响放音乐,声音调得不大,闭上眼睛看起来想要睡觉。

“还是上午你就困么?”

“我晕车。”闵玧其脸色已经不太对,原本就白此刻显得更加没有血色。

“那你先忍一忍,吃个口香糖。”

闵玧其摆摆手说,“我只想睡觉。”

金南俊看着旁边这个身体废柴晚期患者,内心感慨能活到现在也真是生命力顽强,想了想后果还是忍住了,点音响键调低了声音,好让他休息得安心些。

空调效果挺好,很快车里温度提高了,金南俊甚至额角沁出细密的汗珠,闵玧其还是一点反应没有,闭着眼睛蜷缩着身子被安全带束在座椅上。他的头发大概是时间久了,颜色褪去很多,变成了极浅的绿,几乎发白,眉毛在浅色的刘海下清晰可见地皱成一团。金南俊不敢调低温度,只是把自己的帽子和围巾取下来,头发乱得像个鸡窝,伸手随意揉了几下。

他与闵玧其相识感觉很久,但是又感觉没有很久,算起来过了年关刚好一年。那时闵玧其提着几箱行李被郑号锡带进房门。郑号锡笑着拉着他的胳膊给金南俊介绍,“新室友。”

闵玧其双手插在口袋里点了下头示意,然后看到金南俊伸出手,才把右手从口袋里掏出来轻握了一下指尖说,“你好我叫闵玧其。”当时金南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没有觉得他难以相处,而是仅仅觉得他不是主动的人。

事实证明,闵玧其确实是慢热而非冷漠,不过最后他们还是熟络起来。

“虽然闵玧其毒舌得好像你欠了他八百万,不,至少一个亿。”金南俊在背后这么跟郑号锡总结道。

但是他只是在害羞不知道怎么说很多事情,比如谢谢你在他胃痛的时候拿药给他。
这一句金南俊没有说出来,要是被拆穿闵玧其会很没面子吧,他想。

毕竟是那么骄傲的闵玧其。

但是那么骄傲的闵玧其又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强大,比如现在,瘦瘦的身子缩成一团。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金南俊有点想知道。

在路上是一种很无聊的状态,没什么好看的,千篇一律的行道树和毫无差异的起伏的山峦。天晴了些但还是很冷,金南俊打开雨刷器,想把蒙了一层灰尘的车窗擦得干净些,没想到才刚喷出水在玻璃上迅速结成白色的冰,身旁传来一声我靠。

“怎么了?”金南俊关了雨刷器问道。

闵玧其愣了一下,说没事。

“哦。”

“我还以为前窗落了一坨鸟屎。”

金南俊哈哈笑起来,说,“哥你怎么看的。”

闵玧其还晕乎着摇摇头说,“不知道,看着都是白的一块。”他觉得自己头很沉,半眯着眼睛小心翼翼地调整双腿,右脚睡到麻得僵硬,脚底像被针扎似的。“开了多久了?”他用食指抵着自己的太阳穴用力按压几下。

“两个多小时吧,前面有个服务区,过会儿到那儿可以休息一下。”

金南俊说完发觉自己说得像是废话,又接着说,“哥啊,陪我聊聊吧,书上说转移注意力会好一点。”

闵玧其话题废晚期,突然也不知道说什么,等着金南俊开口,同时把身子挺直了些,害怕胃里那些尚在消化的东西被自己呕吐出来变成难以处理的污秽物。只是尽管他做好了很多准备,双眼依旧涣散,大脑像是被泡进了福尔马林,变得麻木迟钝。

“你——”金南俊正想着该怎么挑起话题,用来让对话稍微有营养以及延长一些,不过好像他失败了。

“你怎么这么怕冷啊。”

妈的金南俊你是滞涨吧。说完他自己都想抽自己俩耳光,还不如问中午吃什么。

闵玧其摇摇头,“不知道。”

“那你——中午吃什么?”

……金南俊你绝对滞涨晚期。

“泡面。”闵玧其大概也觉得自己说得太少,“后备箱里我带了好几桶。”

又是一片沉寂。

金南俊此时此刻有点想念郑号锡,平时在家里上蹿下跳刷存在感活跃气氛,最起码有很多人气,可是现在,金南俊咽了咽口水:“哥帮我递一下杯子我有点渴。”

郑号锡你就是天使。金南俊在内心给了他一万个拥抱。

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幸好,服务区到了。“下车歇一会儿吧。”金南俊松了一口气。

闵玧其在厕所门前等了好久,人差不多没了才走进隔间解决,金南俊对此见怪不怪,他知道闵玧其是gay,只是拆了两桶泡面的包装纸走到热水房冲了面,用叉子叉了盖子放在桌子上,等闵玧其出来两个人一起吃。

刚合租没多久的时候,郑号锡悄悄告诉金南俊,新室友看起来不太对劲。

“比如?”

“比如他从来不跟我一起换衣服洗澡,连上厕所都躲着我。”

金南俊也是郑号锡一说才想起来好像是这么回事,可是他替他开脱道:“万一人家不好意思呢,你以为一个个看起来都跟你似的大喇喇。”

“他该不会是女生吧。”郑号锡问,毕竟新室友个子不高且瘦,不喜欢跟人有肢体接触,尤其生得细皮嫩肉皮肤好得跟大姑娘似的。

“你可拉倒吧。”金南俊被他的脑洞所折服,“你不也天天被人说长得漂亮跟姑娘似的你还真是姑娘啊。”

“那不一样。”

“其实也没什么不一样。”金南俊总结道。“再说了,他内嗓子,哪个姑娘低音烟嗓粗成那样啊。”

彻底被打破幻想的郑号锡不怎么开心地瞥他一眼,“我不还以为能遇上个姑娘红尘作伴活个潇潇洒洒么。”

“偶像剧看多了吧你。”金南俊没再说什么忙自己手头的工作。

直到一天晚上回家的金南俊看到两个男人在楼下争执着什么,其中一个从发色来看分明就是闵玧其,金南俊准备上去问发生什么事,却看到男人把闵玧其抵到墙边吻了上去。

该怎么形容当时金南俊内心的感受呢,就像大脑里轰得一声巨响,炸开一颗原子弹,很小一点点的东西掀起天翻地覆。

闵玧其把男人用力推开了,看起来很愤怒,以至于他挥拳把男人打得向后踉跄退了几步。男人离开了,闵玧其还留在原地,那一拳应该用了他很大的力气,因为他一直弓着背靠在背后的树上,手臂无力地自然下垂,包括刚刚还握得很紧的拳头,现在松开了。

金南俊一脸懵逼地看着他,直到他抬起头,看到自己的脸。

“玧其哥……我……”金南俊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过去的,原本优越的脑子现在变得迟缓甚至愚蠢起来,引以为傲的语言组织能力变成了辣鸡。

他看到,闵玧其画了眼妆,嘴唇不是平常的粉嫩颜色,因为被吻而红得鲜艳。

金南俊第一次看到那样的闵玧其,像只受了伤的野猫一样舔舐伤口,同时又看起来很勾人。

性感。金南俊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在心里下了最后的定义。

“那是我前任。”

“那你……”

“我是gay。”闵玧其面无表情地低下头,手放在口袋里,金南俊看到他的手有点抖,是的,看似平静的闵玧其现在极为紧张。

“没关系。”金南俊摊手回答。“我不会告诉号锡……还有其他人。”

闵玧其松了口气,他挺害怕自己下个月要搬起行李重新找房子住,更害怕的是好不容易交到的朋友从此反感自己。

金南俊对此倒是一直看得开,他只是没想到,并不是难以接受,毕竟异性恋不会见到一个异性就喜欢,同性恋也不会见到一个同性就喜欢。

大家都是一样的,只是喜欢不同类型的人。

面泡好了,闵玧其也过来了,一看包装问怎么没给他泡内桶香辣的,金南俊怀疑他不要命了,“就你那破胃还敢吃辣?”

“我就是想吃一点……”

“一点也不能。”

闵玧其不太耐烦地揭开小鸡炖蘑菇的盖子,看着就没食欲。

“哥,你也不能老由着自己胡来。”金南俊看着他说。

闵玧其看了看金南俊,没说话,低头拿起叉子挑起几根面塞进嘴里。

休息了差不多上了车,闵玧其从瓶子里吃了一片维C咀嚼片想压一压胃里那股子翻涌。金南俊嚼了两粒木糖醇,瓶子递给闵玧其,看了看最后也吃了两粒。

“哥。”

“嗯。”

“你怎么今年那么着急回家?”金南俊挺好奇的,闵玧其机票火车票甚至长途汽车票都没买着,照他的性子应该不回家了,可是这次却拜托金南俊开车送自己。应该是遇到什么事了吧。

“我七八年没回去了。”闵玧其身子后仰,手捂着眼睛。

“想家了?”

闵玧其没承认却也没否认,他闭上眼睛继续蜷缩着睡觉。车依旧走走停停,他一下都没有再醒来,到了服务区金南俊也没有叫他,自己把水杯接满,活动活动快要僵硬了的身体再上路。

太阳快要落山时,闵玧其开口问到哪儿了,把金南俊吓了一跳,“再过会儿就能下高速了。你怎么总是醒的这么突然吓我一跳。”

“那是你肾虚。”闵玧其揉揉眼睛,他摘了帽子,头发也是乱乱的,有点可爱的毒舌让人怎么都讨厌不起来。

“你离家这么多年都没觉得累么?”

“还——还好吧。”闵玧其怔了一下,“我十五岁就做兼职了,因为想学音乐,又不想跟家里人要钱。”

“你还挺独立。”

“我十七那年发现自己的异样,一直等到高考完了跟家里人坦白说自己出柜,然后被赶了出来。”闵玧其三言两语说得轻描淡写。

“要……喝点水么?”金南俊小心翼翼地转移话题。闵玧其拿起杯子抿了一小口,也不知道喝进去多少。

“看你刚刚睡挺好的,就没叫你。”

“我做了个梦。”闵玧其抱着杯子说,目光浮在半空中,延伸到车窗前很远的远方。

“给我讲讲吧。”

“就梦到一个岛,周边是翻涌的海浪,岛上荒草萋萋。”

金南俊问,“那你呢,在上面么?”

“没有,没有人,也没有我,只有一个岛。”闵玧其把手臂举高想伸一伸懒腰。“也有可能我就是那个岛。”

金南俊不适应闵玧其突然这么意识流化。他认识的闵玧其,白天是个死宅,一脸素净在家里睡觉写歌,晚上是个浪子,单单勾了眼线就是酒吧驻唱乐队里的吉他手,妖精一样。

像两个极端。可是又是同一个人。
最终如同一个孤岛在大海飘零。

下了高速,闵玧其把车侧窗降下来,手伸出去抓风,手掌被厚厚的衣袖包裹,葱白似的手指在冰冷的气流中随意晃动几下,冷到指尖发红又把手伸回来,车窗关上些留一个缝隙透气。

“冷么?用不用把我围巾给你。”金南俊问他。

“不了,顺着这主干道再走一会儿右转就是了。”闵玧其到处看,对于这个城市他已经是陌生又熟悉。“你说我——”

“说你什么?”金南俊好奇他话说一半怎么又不说了。

“你说我……我这么多年没回去,我妈会不会都不认识我了?”

“不会的,毕竟是你妈。”怎么感觉跟骂人似的。

“她跟我打电话还挺不好意思的,说让我回来,我爸想看看我。”闵玧其鼻子有点酸,可是他半张着嘴,眼睛里除了若有若无的希冀,其他什么也没有流露。

到了小区门口把车停好,闵玧其从车上下来,精神好一点叫金南俊打开后备箱,两个人把行礼提出来往楼上搬。

天已经黑了,脚步声让楼道里的声控灯迅速亮起,持续一会儿又暗下来。两个人上了三楼停下喘气,敲了两下门,门开了。

闵玧其叫了声妈。金南俊跟着一开口便嘴吐噜,“妈——呀……阿姨您看起来真年轻!”他用他聪明的脑子想出一个蹩脚的弥补办法。

闵太太笑着让他们进来,闵玧其介绍说,“这是我跟你提的那个送我回来的朋友,小金。”

闵太太说了几句客套叫他们洗手吃饭,一边去里屋喊闵先生出来一起。金南俊第一次见闵先生,跟闵玧其一样的瘦弱,个子不高有些驼背,像是个快速苍老的小老头。以至于金南俊不太能跟闵玧其口中那个拿皮带抽打儿子,最终赶出家门的传统而严苛的父亲快速联系起来。基本打了一遍招呼,大家在饭桌上坐下。

整顿饭都埋头吃没什么话,基本就是闵太太给金南俊夹菜,说别客气,闵玧其给闵先生夹菜,说多吃点。金南俊努力打开话题却也没什么用,只有闵太太接一两句乐呵一下,他内心感慨话题废这毛病绝对遗传。

一顿饭不咸不淡地吃完,闵先生看了一会儿电视,金南俊坐在一旁抠手机,闵玧其坐在闵先生另一边看电视,时不时给父亲递个纸巾或者垃圾桶什么的,眼睛悄悄看向闵先生,很微妙。

没多久该洗洗睡了,闵玧其是夜猫子,跟闵太太说了一声出门去了,金南俊跟着他,不然也不好意思在房间里呆着。

到楼下两个人慢慢闲逛,小区里还有小孩子玩摔炮,最后被父母喊回家。闵玧其点了根烟,在黑暗里明明暗暗,在他白皙的脸庞映了一片红色。

金南俊双手手插在口袋里,在他身后踱步,不远不近地随着,微微侧过头就能看到他那张被火光温暖了几分的脸。

其实郑号锡说得没错,闵玧其真挺漂亮的,或者说是非常漂亮。五官清新得像张素描,越看越细腻精致。

“我当时觉得这个家我这辈子也不要回来。”闵玧其冷不丁地开口。

“我一个人在外面飘了那么久都不想回来。”
“在那个城市里换了很多个工作,谈了几场恋爱然后分手,也住过很潮湿阴冷的地下室,结果身体出了很多问题。”
“我有什么错,我只是想做喜欢的事,跟喜欢的人在一起,谁不想这样啊,为什么我就要被人这么排斥反感指指点点,我没错啊明明。”他背对着金南俊,身体颤抖起来,止不住的颤抖。

“我以为我会特恨我爸。”
“可是我这次回来看到他……他以前为了打我能跳起来老高,可是我这次回来才发现他瘦成那个样子,脸颊两边都是凹陷的……个子也变得矮了,整个人跟缩水了似的……”
“我以为我会恨他的……”
“可是我……我现在看到他的状态我就知道他身体不行了,他本来就有高血压还有心脏病……”
“我以为我会恨他的……”

“你哭了么?”金南俊问。

“我……没有……”闵玧其哽咽道。

金南俊从背后拥住他,把他抱在怀里。闵玧其用很大的力气挣开,他近乎带着哭腔说:“金南俊你给我放开!”
“你他妈放开!我不需要你他妈一个直男安慰我,我不需要……”

金南俊只把他抱得越来越紧,“我喜欢你。”很小很轻的声音从闵玧其的耳朵里飘进去,晃晃悠悠落在心上,让他呆立在原地。

“我没开玩笑,就,喜欢你,把你当男人,但是喜欢你。”金南俊下巴放在他的肩膀上,低沉而磁性的声音从贴着他耳垂的嘴里发出,伴随着温热湿润的气体。

“你哭了。”
金南俊低声说:“不过没关系,我什么也没看到。”

路灯照不到他们的影子,深海也是一片黑暗,孤岛在缓缓地动摇。

往下,一双巨大的眼睛慢慢睁开,那是一头鲸鱼,摆动尾巴,水下激烈的暗涌宣告着这条生命的存在。

它大概沉睡了太久太久,身体浮在水面上的部分变成僵硬的孤岛,生长出植物,太阳随着它的苏醒升起,天亮了。

它看到一个小小的人类出现在它面前。

它问:你是谁?

从来没有同类能听懂它的语言,但是这个小小的人伸出他的手,贴在它的身上。

金南俊说:“我们可以试一试。”

“如果……如果你愿意的话。”

闵玧其转过身用通红的双眼看了看他,闭上眼睛踮起脚尖给了他一个吻。

END
5636字

评论(2)
热度(22)

© 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