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Hello,this is a fucking guy.

头七

【果糖】
狗血ooc bug有 指出也不一定改
看mv一直想写的故事 胡诌开的脑洞 别当真

祝 观文愉快

+++++

by/k
20151224

“你认识我吗?”

男生摇了摇头,“抱歉我没印象了。”他低头看着手里的打火机,自从田柾国回到家看到他的那一刻起,这个打火机就被他拿在手中来回把囘玩,一会儿打开盖子打出火苗,然后盯着跳动的火焰发呆。

他一直这样,田柾国观察了他很久,然后走过去,低下头替他吹灭火焰。

“这样会不会好一点?”

男生听到田柾国说,总觉得他在强压着喉咙,似乎下一秒就会哽咽出声。同样男生以一种惊异的目光看向他,点了点头。男生开口,“你是不是认识我?”

“是。”

“那你知道我是谁么?”男生难得地用了好奇的语气。

“你叫闵玧其。”田柾国在脑中想象他原本的模样,却变得模糊起来,明明就在眼前,可是就是有遥不可及的感觉。田柾国在压抑自己,尽管他并不能想明白为什么。

“这样啊。”男生点点头,“那你呢,你是谁?”

“我叫田柾国,我们……”田柾国想了想说,“我们是恋人。”

“田……柾国……”闵玧其把名字放在口中反复咀嚼。

“记起来了么?”田柾国蹲在他身侧,看着他问,语气中带着一丝丝的希望。

闵玧其很认真地想了想,以至于有点不耐烦地揉了揉他那粉色的头发,最后摇了摇头。“忘记了。”

“脑子里空空的,什么都忘记了。”闵玧其说,”你受伤了。”他看到田柾国脸上的淤青,一瞬间,原本空洞的目光好像变得柔和了些。

“只是一点点擦伤,没关系的,忘记也没关系,我慢慢给你讲。”田柾国微笑着说,可是他的双眼里分明噙着泪。

+++++

粉色是闵玧其染过的那么多发色中,田柾国也记不清第几个的鲜亮发色,上一个是绿色,冷漠而又张扬的薄荷绿。田柾国也不明白他为什么对这种夸张的色彩这么执着,好像对世界宣告一样,强调着自己是扛把子一般的存在。

可事实上他只是一个装作叛逆的幼稚小朋友,做了很多坏小孩式的恶作剧,然后悄悄躲在角落里,蜷起双囘腿像鸵鸟一样把头埋下去。

“如果可以消失就好了。”坏小孩有时冷不丁会看着天空冒出来一句这样的话。

他一生最后悔的事情,大概是出生吧。田柾国想。

就那么想离开么?田柾国把这句话放在心里没有开口问他,因为他真的害怕他就此离开。

可是没有人告诉过田柾国,人生就是一条墨菲定律。

+++++

闵玧其还像之前那样穿着宽松的白色T恤,赤脚坐在地毯上,失神地摩挲着打火机,不过没有打开。无意识敞开的领口有白囘皙的肌肤露出,勾勒出锁骨的形状,映衬得他原本就单薄的身体更加瘦弱。

“还在想么?”田柾国坐在他对面看着他。

“我总觉得很多事情我应该知道,但是我什么都记不起,这种感觉糟糕透了。”按照平日的闵玧其大概要爆粗口了吧,可是现在的他更像个小朋友,坐在地上发牢骚。“比如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田柾国才不会忘记当时的闵玧其一拳打过来有多痛,像一棵暴怒的葱,谁都阻拦不住的一股辛辣,刺囘激得眼睛分泌眼泪。把田柾国打囘倒在地的闵玧其毫无意识,将房间里的玻璃砸得粉碎。田柾国冲上去抱住他,哀求他:“哥,别再碰那东西了,我求求你……”却被用力推开,最后独自守着遍地狼藉。

可是田柾国只是笑着一句轻描淡写:“跟人打架了。”

闵玧其伸手想替他揉一揉伤口,平静的语气里有一点惋惜,“当时我为什么不在啊。”

田柾国握住他伸过来的手,贴在脸颊,“是啊,当时你为什么不在。”那只手从指尖到掌心,全是冰凉。

“你别难过。”闵玧其轻声说,他觉得自己的手心湿了。

“我没难过。”田柾国看着他说,“我只是……开心呢,人开心的时候,也会流眼泪。”

“为什么开心?”

“因为哥回来了。”

闵玧其笑起来,咧着嘴巴笑得跟糖一样甜,“柾国要一直开心啊。”像极了很久很久以前的闵玧其,还没有变成坏孩子,连笑脸也干净可爱。

传来一阵门铃囘声,急而粗暴,田柾国说,“有客人来,哥你先进屋去,我们一会儿再聊。”

闵玧其照做,进了卧室,身子后仰,躺在床上,伸手摸着身旁空余的位置。心里面感觉很特别,怎么说呢,好像有一点点的怀念,但是又下了很大决心想要舍弃。

卧室之外。

田柾国刚打开大门,一个年轻男人几乎是推开他闯了进来,“这里布置得果然一模一样。”男人打量了一下四周“他在这里吧。”他眉清目朗,五官俊秀,即使肩膀宽阔看起来也文质彬彬,只是现在他的粗囘鲁显得整个人未免狼狈了些。

“谁?”田柾国装作不懂。

“别装傻。”男人一把揪住他的领子把他整个人用力抵在门上。“你知不知道违背天理要付出多大代价!”

“金硕珍,如果我告诉你我愿意呢。”田柾国笑着说。

“简直不可理喻。”金硕珍恼怒地说,最终还是松开了他。

“是,我现在就像个疯子。”田柾国呆站着。“我只是想再看他一眼。”

“哪怕你把房间布置得一模一样引他回来,自己要丢掉五十年的寿命,却只有一天?”金硕珍看着他。

“是,哪怕只有一天。”

金硕珍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叹了口气,看向他的目光也变得满是同情。“那你……当心,别让他发现自己已经死了,否则会魂飞魄散无法安息。”

说完金硕珍打开门准备离开。

“硕珍哥,谢谢你。”田柾国低头微笑着说,目光里有一点点的火焰不断跳动着。

金硕珍怔了一下,“你……好自为之。”

+++++

田柾国推开卧室门,看到闵玧其在床上躺着睡着了,他走过去安静地躺在他身旁,伸手握住他的手,接着闵玧其的手指从他的指缝穿过,十指相扣。

“你没睡。”

闵玧其睁开眼睛侧过头看他,“闭上眼睛休息一下。”

田柾国看着他对自己笑了一下,低下头轻轻亲了一下他的嘴唇。

闵玧其问:“我们以前也经常这样么?”

“没有。”田柾国凑上前去,闭上眼睛捧着他的脸吻他,“我们以前经常这样。”

舌头深入口腔,勾起他的舌头,舔过他的牙齿,吮囘吸他的津囘液,吻得缱绻又缠囘绵。田柾国撒了谎,他明明第一次吻他。

闵玧其是火,而他是飞蛾。

如果与你相遇只有伤害,那么我选择自己承受。

+++++

田柾国从没想过闵玧其真的会选择离开,他和他都是在花花世界里流连忘返的坏孩子,沉迷太深了。闵玧其沉迷于色彩斑斓的罂粟花,而田柾国沉迷于他。

故事一开始,两个人都是纯真如白雏菊一般的样子,睁开眼睛里面只有干净明亮的光,像星星像月亮。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闵玧其坠入深海中,他越沉越深,那里漆黑一片,任凭田柾国怎样伸手抓都只有一场空。

故事的结尾,闵玧其买了一大桶汽油,洒满房间,打燃手中打火机的火焰,扔掉了。

如果与你相遇只有伤害,那么我选择将你推开。

这是命吧。

+++++

魂者为阴,魄者为阳。阴阳合一,即为魂魄,逝者魂魄,伴日出而生,日落而亡。

古书有云,人亡化为魂魄,逗留人间,七日后西去,方得安息。

闵玧其的家毁在那场大火里,田柾国将自己的房间改得与他生前所居一模一样,置其遗物于房囘中,在大街上闲逛一夜,等待头七那天到临推开门的景象。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花了这么大的代价只为这一天,毕竟他错过了太多太多。

+++++

“我想我大概喜欢你。”闵玧其看着田柾国说。

“为什么?”田柾国摸着他的头发,恋恋不舍。

“因为我们是恋人。”

太阳要落山了,“要到时间了。”

“什么时间?”闵玧其问道。

田柾国吻了吻他的发旋,“要记得我爱你。”

+++++

夜。
漆黑。

穿着黑色连帽外套的田柾国在路上彳亍,漫无目的,漫不经心。

“呀!你没长眼睛么?”领头的男人盯着眼前这个看起来稚气未脱的少年。

“抱歉。”

“就他囘妈这态度?”男人伸手用力推了田柾国一把,让他重重地撞在身后的金属卷帘门上。

后脑勺有点疼来着。

“啊……”另一个男人用膝盖狠狠地顶了田柾国的肚子,一阵剧痛让他忍不住叫了出来。

这时候哥大概变成蝴蝶飞走了吧。

“什么狗屁玩意儿,说你不长眼睛都他囘妈嘴下留情!”又是一拳轮在脸上,正是上次被闵玧其打过的位置。

哥变成蝴蝶飞走的话,就像香妃一样,还……挺有趣。

男人看着自己手下的少年居然不要命地笑了出来,他有些恼羞成怒地骂了句:“我靠!”揪起田柾国的衣服把他摔在地上。

田柾国不知道自己被揍了多久。

“当时我为什么不在啊。”
是啊,你为什么不在啊。

他泪水顺着苦笑着的脸颊流淌,被打的地方痛,心脏也好痛。

真,痛。

几个人囘拳打脚踢一番最终离去,在地上瘫了好久的田柾国爬起来,脸上面无表情,还带着泪痕。

要回家啊。至少哥留下来的东西还在吧。
虽然人不在。

汽车灯光有点刺眼啊,田柾国抬起手遮了一下眼睛,嘴角露出若有若无的微笑。

这样就好了吧。
还有,一定要记得我爱你。

+++++

帮你吹去火焰以宽慰
想要抱住你以拯救
想要离开你以平息
安心睡吧

END
3246字

评论(2)
热度(28)

© 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