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几十年之后珍妮和朱诺脱离父母自食其力,游戏界更新换代太快,朱诺没能跟得上时代,最后只好靠着父亲的关系进了一家普通会社做小职员,工资很低朝五晚九还有应酬和加班,这让他很是疲惫,白发一根根长出,好看的面容渐渐爬上皱纹,啤酒肚也胀起比珍妮当时怀孕的腰围更粗,越来越油腻。

全职太太并不是好当的,珍妮每天都要辛苦家务,儿子越来越大却也越来越不听话,在外公外婆身边长大跟他们夫妻二人感情并不太深,青春期到来也更加叛逆,甚至指责她一个未成年少女妈妈能做什么好榜样。

珍妮很悲伤,生活很辛苦,她偶尔做梦梦到他们还年轻时,在同学们的掩护和帮助下举办的那场婚礼。珍妮无法想象床边这个酒醉倒头打呼的中年男人,会是当年那个眉清目秀的少年。

上次跟朱诺逛街见到了米粉店女孩,她怀孕那会儿因为吃醋打架的那个,朱诺小时候的家庭教师。应该在医院里花了大价钱,米粉店女孩仿佛换了一个人,时间过去了她却更加年轻貌美身材火辣。珍妮悄悄地观察到朱诺投过去的眼神,回到家中捏了捏自己腰上的赘肉,她开始后悔儿子的出生,后悔那场好奇的性爱,和那场犯了错的雨,一切的一切都让她反胃起来。
珍妮和朱诺都很累,在沉重的现实里挣扎,他们永远无法摆脱年少怀孕的噩梦,就像耶稣背上的十字架。

逛街的两个月后,朱诺和米粉店被珍妮捉奸在床,那天珍妮曾经用柔顺剂浸泡过的床单上弥漫着一股精液和陌生女人的气味。珍妮奔出卧室冲向厕所把自己反锁起来,任凭朱诺在外面不断敲门喊她打开,她都一言不发,恶心的感觉阵阵袭来,她趴在马桶旁呕吐不止,好像回到了她十几岁第一次孕吐的时候。

评论
热度(2)

© k | Powered by LOFTER